论组织资源(全) #F315

论组织资源  #F315

 

首先,让我们看一段长微博。

 

转:五毛大战美分,基层民猪那破事。。。

 

就是小区业委会的事,根据业委会相关法律,合法选举上台的业委会算是比较民主的,大家没意见吧。

 

小区2003年入住,魔都商品房小区,不是动迁小区,外地人比本地人略多;基本自住很少租户;小区算是典型的中产社区,我认识的硕士博士一大堆,尤其外地人,基本是大专以上学历,本地人稍低些,但大学以上学历也占大部分,小区人均受教育程度在天朝算不错了吧。

 

自入住以来,先后换过5、6届业委会。前几届都是三四十岁的年轻人,本地外地人都有,一把手有律师、私营业主、职业经理人等等,都非等闲之辈,全都是抱着满腔的热情上台,上台后努力折腾半年一年的,热情耗尽,什么事也做不了,热情耗尽后进入僵尸期,直到忍无可忍,另一拨人夺权上台,接棒挥洒他们的热情。

 

我中间有几年参与过业委会的工作,深感这事费力不讨好,尤其业委会主任,不是人干的活。要做什么事情得花钱,但凡花钱的活基本通不过,但凡收钱的议案一定通不过,物业费一直维持9毛每坪,停车费100每月,从来没涨过;由于小区治理不利,这点钱还很难收。由于钱收不到,物业也越来越懈怠,换两次物业公司也不管用,还出现过保安队长代收物业费后给业主**把钱黑了,被下届业委会发现后坐牢去了。

每次开会,要么没人来,要么来一堆愤怒的群众提意见找麻烦,会开着开着就发散性跑题了,“我是一位业主,我有说话的权力“,主持者根本控制不住。业委会一把手,要做什么事,宣传、投票等零零碎碎很多花销要自己掏腰包,基本什么事都办不成,做一段时间小团队人心就散了;但小区所有不满的业主可都会找业委会主任,每天n多个业主找解决问题的电话,还无力给解决,经常被业主堵在小区里不让走要给解决问题的。总之,当这个家,就是没权,钱少还没法花,所有责任和过错都你兜着。

 

有一届业委会我比较熟,也是上台没多久,一次好像是顶楼漏水的事,开会时被众多业主给闹了,那场面,真可谓群情激奋,骂声一片。会后,业委会团队聚在一起,全部心灰意懒,谈起这段时间为了做这事,几乎花费了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精力,个人牺牲这么多却落得鸡飞蛋打,还没机会花小区一分钱,却被人诬陷黑了多少钱,说到冤屈处有几人当场落泪。那一天,全体业委会成员决定全体主动辞职。之后业委会缺位很长一段时间。真个小区就这样一天天风化、自然破败下去。

 

 

直到三、四年前M伯的出场。

 

M伯是很早入住的业主他爹,长住上海个儿子带小孩呢,退休前是江苏某市的某局的党政一把手。

 

某天不知什么原因,在小区住了很久的m伯决定自己来把小区弄弄好。”我就不信了,这么点事情也办不了。”我老爸和m伯熟识,他这样转述。

 

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怎样让在任业委会下台的事。其实在任业委会也同前面几届一样,进入什么事也没办成,什么事也不想再办的僵尸状态,只要给个台阶自己就下了,可能是对m伯的所作所为很反感,就是不让位。要说M伯的作为,那真是典型的我党作风,又狠又直接,还有点黑。M伯团结了小区里比较好事的十几个退休大爷大妈,贴标语、大字报,揭露在任业委会的丑恶嘴脸,在我看来多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还肯下工夫,小团队挨家挨户家访,丑化现任,收集选票造反。更狠的是,不时找上在任业委会主任家门去闹,早晨上班时间路上堵住找麻烦,据说还发生过肢体冲突。我对此很反感,感觉跟文革一样,我相信许多业主也有同感。在任的四十岁左右,正直事业上升期,哪架得住一伙人软硬兼施地磨泡耗,没几个月也就下了,以m伯为核心的新一代大爷大妈领导集体正式接任,和前任之间的矛盾立即按下,之前大字报里所述的所谓黑幕再也不提。

 

上得台来,我党的优秀干部M伯做事方式就不一样。

 

首先不管正式非正式,通过各种途径建立基层组织,以业委会为核心向外扩展选举楼组长,每个单元都有负责人,基本都是退休党员,我老爸也被他们网罗进去负责我们这栋楼。

 

其次,利用党组织关系强化组织的有效性、向上沟通居委会党支部和基层政府,组织逐渐成型效率逐步提高,下能指挥得动,上得到政府和上级党组织的支持配合;

 

M伯从不直接经手具体事务,所有事项都有业委会或楼组长内的人专人负责,他只协调和总览,他自己干得一点看不出累,该买菜买菜,该接小孩接小孩,而各部负责人还挺卖力,我老爸对M伯有诸多不满,经常当面黑他,但有任务分下来却也不拒绝,认真完成,M伯也从不打击报复。

 

再次,程序合法,不管是上台还是执政,有些手段可能让人反感,但程序上确实挑不出问题,事项公示,投票,决议,该有的流程和文件都有,选票的选项设计和发收票安排很讲究很有水平,能合法的地拿到所需比例票数,比如最近一次投票决定小区重大事项,其中一项意向就有些荒谬很能挑动人的不满情绪,在我看来就是为其他几个意向打掩护转移注意力的,其他意向里面就有小幅上涨物业费的,现在投票结果还不清楚,不过以我了解到的情况,我估计物业费上涨应该是办成了,佩服佩服;

 

很快,M伯的业委会成了首个有实际控制力,能大笔合法花钱,并能实际干事的业委会。

 

 

好吧,说了这么多,说说这三四年在M伯的坚强领导下,小区的社会主义和谐家园建设取得的哪些成绩,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一句话:不服不行!

 

1、原来物业公司该作为的不作为,不该作为的偏爱作为,任性不说,还出过贪污犯保安队长,换物业也无济于事;现在呢,物业完全成了业委会乖得不能再乖的狗,大小事情都要经过业委会七长老决定,连物业公司在小区的雇员都得看业委会意见;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呢,我也不知道,反正没人骂物业了,人家就一跑腿的也还算勤快,有啥事能赖物业吗?

 

2、小区顶楼和墙面年久失修,多有漏水,墙面发霉发青污秽难看,业委会统一计划外聘承包商,搭脚手架,一栋一栋挨个修,别的我不知道,墙面是认认真真刷了好几遍,现在,我家阳台是不漏水了,屋里几处发霉的地方也再也没湿过;小区外观焕然一新,顺带着楼顶锈蚀的避雷针也给换了;

 

3、阳台栏杆原为铁质刷漆,早已破败,这次搭脚手架统一给换成不锈钢的,自己掏钱哦,我看大部分人家都换了,不换也能请人修理刷漆,收不收钱我就不知道了;

 

4、魔都02年建成的小区,车位情况可想而知,一到晚上路牙上、草地上、树底下爬满了车,经常会因车位问题发生冲突,动不动里面就堵上了;业委会公议在尽可能少破坏绿化的情况下,见缝插针建车位,原则上保证有车的每户一个车位,他们又做到了,现在没有业主间因车位发生矛盾,总共扩建了一百好几十个车位吧,公共活动区域受到一定影响。这事有不少人意见很大,主要是不开车的老年业主,我个人双手赞成。

 

说到车位,还有可以说道的,就是死硬不交钱蹭车位的业主,M伯斗争起来丝毫不手软:专挑早晨上班最着急的时候,组织人马把这些车堵在小区出口收钱,按次收,不交别想走;每次只堵一辆,堵上后马上有人指挥后面的车辆绕从出口出去。我有一次看到被堵上的动起手来了,那也没用,个人跟组织斗,还有物业保安呢。

堵了不到一个月吧,估计流氓都挺不住了,早高峰收队,看来该拔的钉子都拔完了,而且之后再也没堵过门,大家都抢着交车位费,因为一次交一年减一个月的钱,逾期不交,车位不保留,你要闹,组织上奉陪到底。

 

5、小区门禁电子化,每车一卡,每人一卡,自动开闸;今年又在改,不发卡了,自动识别车牌号。

 

6、好神奇的是,小区争创区里还是上海市什么先进小区,居然从哪级政府搞到了经费,小区全面装上了视频监控,我上个月车两轮被猫放气,还到监控室查了纪录。

 

7、好神奇的是,业委会、楼组长等“体制内”的人,不知从哪搞到的经费,以居委会名义组织到附近一日游,加强组织凝聚力。偶尔发个洗发水什么的小福利。另,居委会在隔壁小区。当然,这好像不能算成绩吧,但好像经常能从党、政渠道搞到多重名义的经费为小区做这个做那个。

 

8、最神奇的是,不是成绩,应该算是恶行,车位费涨了,物业费好像马上要涨了,都在不知不觉中合法合规的发生了。M伯,算你狠。

 

 

其他小的、不记得的变化难以一一列举。总而言之,几年功夫下来,业主们就算想找茬恐怕也难找到借口了,就这么点大小区,事事都有组织盯着呢,路上刚出现一个坑,还没等开口骂呢,再去就已经填平了,还想咋样?我个人总结,在党的优秀干部M伯的领导下,呃,应该说在党的领导下,和谐社会在我们小区的已经初步建成了,M伯所做的,不过是把党领导政府的工作方式,成功应用到社会主义和谐小区建设的伟大实践当中。我等满脑子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高素质年轻一代,屁事都干不成,姜还是老的辣,最了解中国人民的,还是我党。

 

 

等等,我是要说民主的问题吗,好像是,前任们用民主的方式解决问题,只招来民主自由的谩骂和反对,什么问题都没解决;m伯用党的方式解决问题,竟然无往而不利,晚辈真心佩服,但你能说他是不民主吗,好像不能,所有的决策都合法合乎民主流程,背后又充满tg式组织方式的幕后操纵。到底民主还是不民主,大家自己考虑吧。

 

我自己观察,小区里面真正愿意并且真正付出时间和精力来参与公共事务和决策的人,少之又少,漠不关心的业主占绝大多数;主动参与的人基本都是自身利益收到伤害的人,除了跳起来愤怒的强烈地反对,最基本的哪怕一点点的妥协精神都没有,而一旦自己的问题被解决了,马上又变回了漠不关心的绝大多数,而这些人在中国还属于受教育水平高的人群。如果民主的内涵是大家熟知的英美式的美好民主,我敢肯定这样人民是享用不了这种美好的,至少现在以及短期内不能。

 

我个人认为,民主不是,也不应该是目的,它不是目的,而是方式和工具,一种解决公众问题、妥协和分配利益的方式和工具。工具合不合用,取决于使用工具的主人会不会用,善不善用,评判的标准是能否解决问题、能否高效地解决问题。

 

如果一定要说民主是公认最高级最好的一把工具的话,那么我们现在真的不会用它,说明书都看不懂,不要跟我说你看得懂,我们小区里的高素质年轻一代就看不懂,我们用它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不如继续使用手头粗鄙不堪但至少还能解决问题的工具,同时认真学习使用那个高级货;孙先生的军政、训政、宪政,不就是这一路子吗?

 

而我个人更喜欢的方式是,保持工具称手的前提下,逐步打磨手头这把的工具,只要工具高效、我用得舒服就好。大家都说民主的工具用得很舒服,就是效率低些,那我看还是优先效率,逐步向舒服方向靠吧。毕竟,工具再舒服,出不来活,终究与我是废物。

 

 

 

一)轻微暴力

 

对于这篇文章,我想说的是,作者观察到的事实完全正确。

但是他的理解与分析,却是全盘错误的。

 

为什么,“物业管理”这种事,你交给我,我也能完美办成的。而且肯定比m先生办得更好。差只需要一柄“尚方宝剑”。

 

让我们看看m先生都干了些什么;

  • 为了掌控开会流程,可以堵住上班,挨家挨户闹。
  • 为了收停车费,可以堵住不让出门,十几个打一个。

 

掌握了业委会流程,就等于掌握了权力。以后要通过什么“涨物业费”,“刷小区栏杆”,“刷小区外墙”,直接橡皮图章敲上去就行。

 

而掌握了堵门收费,就掌握了“财权”。每个月有了固定收入。这样组织才可以活下去,顺带还发点洗发水牙膏,小恩小惠收买人心。

 

 

但是,上任会长为什么搞不成。你换了yevon_ou上,俺左手行右手不行。

为什么,这里面牵涉到关键性的四个大字:“轻微暴力”。

看问题要看实质。

 

 

实质是什么。实质就是四个大字“轻微暴力”。

当你使用了暴力,整件事就有了天与地的区别。

 

当业主拖欠物业费,当业主拖欠停车费,当业主不满意你的账单时;

凭什么m先生可以收得上来,凭什么前任会长就收不上来。

 

因为m先生使用了“轻微暴力”。他派人堵住了大门口,不让你出门去上班。

你如果和他理论的话,他手下有十几个人,双拳难敌四手。

 

你感到愤懑,你感到不合法,你打110。可是当地的片警以“事情轻微”为理由不出警,或者出警了也不处理,平白拖上几个小时。

所以你斗不过他,认怂交钱。

 

这个道理至为简单,为什么m先生每件事都干得成,为什么前任会长每件事都干不成。

  • 小区物业费收不齐
  • 物业费长期落后通胀,无法涨价
  • 停车费收不齐,抢停车位
  • 任何大型的维修项目都通不过

 

这些都是业主委员会的固定顽疾。几乎全上海任何一个小区都有这样的问题。

这一些列的问题,只要你能给我一项大杀器“轻微暴力”。则以上都不是问题。

 

只要游戏规则,能允许我每天晚上3:00am去敲不付费业主的门,则俺保证;任何物业费都榨得出汁来。保证比m先生办得更好。更有效率。

但如果要求我老老实实做个正人“君子”,凡事合法守规则讲道理。则我的表现,未必有前任会长好。

 

 

 

二)黑社会

 

那么,问题更进一步,“轻微暴力”可不可以被使用呢。

在本文中,你见到的是一片“开明专制”的景象。

 

文中的m先生是一心为公,“暴力”使用的结果,也完全是为了公共工程。

但是,暴力是极容易失控的。

 

你想象一下,假如m先生是个坏人,或者“初期的好人,长期的堕落”。

那么,这样一个业委会的统治,完全可以是非常黑暗的。

 

他完全可以将物业费调整到5~6元每平米。而其中的大部分,会落入他个人的腰包。

以一个120000平米的小区为例。每个月就是20~30万元的纯收入。

 

 

另一方面,仅仅当业主本身。他们对这样的“恶政”是完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

前文说过,m伯可以在门口堵住你的车,不让你上班。而普通的业主,根本不会在上班高峰耗时和你吵。

另一方面,m伯可以通过拉大字报,上门骚扰等方式,使你不得安宁。

最恶劣的是,110居然还不出警。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让你付6元/平米的物业费。每个月也不过数百元钱。

想想还是息事宁人吧。

邪恶是很容易弥漫的。

 

 

政权是一个国家的基础。

什么叫政权,从小到大所有的顺民主义教科书都没有说清楚。

“政权=暴力权”。

 

暴力权是一定要捏在国家手里的。

也就是民间不可以抢劫,不可以私斗。“刑罚”都要归于官府。

如果某一块土地,官府失去了“刑罚权”,那等于GCD的政权也丧失了。[1]

 

 

在这个故事中,我们一定要注意到m伯的特例。

  • m伯本身就是公务员,高级局级干部
  • 他们15个老头子,加起来1000岁。
  • 他们仅有15个人

 

这三个条件,缺一个都不可以。

  • 因为你们是15个70岁的老头子,官府知道你们搞不出事来。
  • 因为m伯有一定的官方背景
  • 因为你们仅有15个人,再多也不行。

 

这三个条件一起叠加,才使得110捏鼻子忍了。

也就是说,当你m伯最初拦路,不让业主上班堵车时,肯定有人打过110电话。

 

这个时候,110被买通了,放弃了一定的出警责任。

必需得有110的纵容,m伯才能实施他的“轻微暴力”。你如果想做野心家,千万记住通篇文章这110才是关键一步。

 

在这一刻,110其实是“渎职”的。也放弃了基层政权的一定领域。

在一定时间一定空间,110放弃了“政权”。m伯才成了这片土地上的土皇帝。

只要可以使用暴力,不是夸口。有六七条精壮汉子,别说一个小区,一整条街都可以拿下来。前提是110不出警。

 

 

或许有人说,想法那么美。那么你去做,你去试试啊。

呃,东北有一个人,名叫“刘涌”你知道么。

 

刘涌是被枪毙的。罪名是有组织的黑社会犯罪。例如踢倒菜市场老奶奶菜篓,横行霸道之类的。

可是如果你真的到东北去问问,事实的真相并非如此。

 

刘涌颇有侠名,民间对他的评语,也并非全盘黑的。

刘涌最早的出现,也和m伯很象。民间某些环节出现了死结,类似于物业费不交所有人都是输家。

而刘涌通过了“轻微暴力”,踢倒了菜市场老奶奶的菜篓子,很快把这事解决了。

 

但是你黑帮做久了,终究是有变化。就好像你m伯做久了,也难保你组织内有几个腐化份子。

你最初的时候,规模很小。基层可以当没看见。可是等你规模大了,都是精壮汉子,110一定会出警的。

 

很多事,当年你做的时候,可能并不算是一件事。但一旦清算起来,每件事都够让你喝一壶。

类似于“堵车门口”不让上班这类事,鸡毛蒜皮也就算了。可一旦上头办案组要组织黑材料,顿时就会有委屈群众哭诉,“民警同志啊,可把您给盼来了………”

 

你说这事怎么办。

你不要小觑天下英雄,别以为除了你都是笨蛋。明眼人多着呢。

你m伯肯做,因为你70岁了。

俺们不吃子弹。

 

 

 

三)组织资源

 

冬川豆的文章,其核心就是“组织资源”。

 

阿姨天天都在喊,“大洪水”“华夏崩溃”“大屠杀”。

他全部的逻辑,在于中国人是一盘散沙化的费拉民族。毫无组织力,也就没有团伙战斗力。

 

而另一方面,冬川豆所醉心的歌颂的,则是西欧,尤其是中世纪的“封建制度”。

爵士,男爵,伯爵,公爵,君王,一层层封建上去。

每一层对大人效忠,但其内部,是一个自治自洽系统。每一个骑士领,都是一个独立小王国。

换到格林童话里面,每一块方圆5KM的土地。小镇首富都能称为“王子”。

 

 

冬川豆认为这样的组织,形成了一个个水密“密封舱”。

而当“大洪水”来临之际,以土豪和小型堡垒组成的体系。能极大地保护其臣民。

土豪和缙绅组织的军队,有更好的战斗力和效率。所谓“组织能力”。

显然,我们对他的评价是:“以上全错”。

 

 

什么叫“封建自治领”。春秋以下,中国历史中出现过比较类似的生物,是唐代的“藩镇”。

当时唐律这样描写到:“既有其土地,又有其人民,既有其军队,又有其财赋,此所谓节度使”

 

你要当一个自治的“政治实体”。是依靠高贵的血统,钢琴芭蕾礼仪等贵族文化,还是对艺术品的鉴赏和品味?

都不是。你要当贵族,当君王,有且仅有二条主线:“经济特权”和“政治特权”。

 

 

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类似于西欧中世纪的骑士领,又或者中唐的“节度使”。他关键要拥有:土地,税赋,人民,军队。

经济特权:土地,税赋

政治特权:人民,军队

 

 

身为一个节度使,你首先要拥有土地(领地)。有了土地还不够,你还要能够截留上面的税赋。

譬如明清二代,巡抚和布政司是分开的。地方上收入一律纳入预算,输送中央。

 

这样,哪怕你是一省的最高行政长官。但是财政权并不在你的手里。你也不可能以河北省的产出,去扩军备战。

行政权和财政权的分开,意味着中央政权的落实。唐代节度使一旦被削平,换上的中央官员一律是“行政”和“财权”分开。也是这个道理。

 

 

其次,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你还需要拥有“政治特权”。

政治特权:人民,军队

 

 

首先你要有人民,光有地盘没人口也不行。其次你要有军队,要有一支完全听命你的军队。

唐代的节度使为什么削不平,因为他“土地,税赋,人口,军队”四样东西是齐的。党政军都是第一把手。

这样,你在地方上穷兵黩武,你在地方上挖掘潜力。就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了。甚至可以跨省抢劫。

 

一开始朝廷糊涂,削平了一个节度使。新封的,还是“四个一把手”。

于是屠龙的勇士长出鳞甲,成为新的恶龙。

“节度使”终成大患,最终埋葬了整个唐王朝。

 

 

在唐之后的宋,明清,民国乃至今朝。“政”和“军”是绝对分开的。

地方上管民政的“巡抚”和武职的“提督”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你市委书记再大,也调动不了南京军区。

 

 

以上我们解释了所谓“组织资源”。

一个类似于中世纪西欧的骑士领,或者唐代的割据“节度使”。如果你想要模仿这样的生态位的话,你需要四样东西:“土地,税赋,人口,军队”。

简称为“经济特权”和“政治特权”。

 

 

其次,我们要介绍另一个奇葩生物,名叫“公司”。

今天的美国社会,可以说就是大公司的竞争。大公司无所不在,Syndicate或者托拉斯。几乎每一个人都在为大公司打工。

而剩下的,则是一些“卫星”公司。围绕着大公司周边做服务,或者创业孵化器。

 

但在19世纪之前,美国不是这样子的。美利坚刚刚草创的时候,整个American是分割为一个一个小型的地方经济体。

以乡镇,集市,本土中小企业为主。

 

美国真正“全国性”的大型市场形成,要等到19世纪中叶以后。尤其是遍布全国的铁路网,以及远程交流电科技发明之后。

此后,经过无数次兼并重组,渐渐地产生了一批“巨无霸”级企业。类似于GM,GE,AT&T,Exxon Mobile,BOA,BOE。

 

 

冬川豆说中国人缺乏“组织资源”,这句话放30年前是正确的。

因为1980年代,中国真的没什么企业。

 

明清之际,中国是古典的乡村社会。你基本看不到“跨省贸易”。简单的南北货炒花生都要数倍利润。

绝大多数的都是手工艺人,家庭作坊。雇佣不超过20人。

如果你要说大型组织,除了“宗祠帮派”就没选择了。

 

可是在今天,在2016年,而不是1980年。

如果我告诉你,人类文明史上最复杂,最精密,最有效率的组织,就在你身边,你知道么。

那是什么,JD.com

 

 

对的,京东,JD.com。刘强东那个大脑袋。

如果你打开电脑,输入京东。他有差不多近30万个SKU。

这些商品,来自于全国各地不同的仓储渠道。面对数万家供应商,牵涉到复杂的物流和仓储关系,进货商管理。

可是京东留给你的,却是一个简单的界面。

 

你只需要用鼠标点点点,拖入购物车里。

剩下的事,京东全都帮你办齐了。晚上0:37下的单,到第二天早上八九点就可以快递上门,一日三送。

打开箱子,包裹得整整齐齐。洗发水卸妆水都有塑料充气垫子层层包裹,确保了不会损毁和分类清点。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京东还能控制成本,还能提供一个极有竞争力的价格。

这是什么,这是神迹呀!

 

 

其中央电脑系统之精密,之复杂,之高效有效性,超出了20cn之前的任何一个世纪。在过去千年任何一个组织,都未可能达到。

象马云,王健林这样的人物,每一个都拥有数百亿的财富。以财富论,是封建时代“小国君王”的上百倍。

 

 

作为一个小国君王,你需要“经济特权”和“政治特权”。

经济特权,指有一批人帮你去收税。汲取养分,才能维持整个组织的生存。

你要说“经济上的组织能力”有么,中国有的。目前每一家企业,就是一个独立王国。

 

象京东,天猫这样的巨型公司,稍加以改造,就是一个“总后勤部”。

你要维持十万人的队伍到淮海前线,没问题。根本不需要你政府插手,一个Tmall就帮你全搞定了。成本效率还更优。

 

至于象“中国铁建”“上海建工”之类的企业,稍加改造,就是一个工程兵兵团。你要在战场上修条简易补给公路,没问题,二三天就帮你办好。

 

 

大公司就是组织。其“组织能力”高到什么程度呢。每一份都是现成的。

不客气地说,举个例子。

假设一个“穿越剧”。穿越到另一个时空,但给你一个小国家。例如洪都拉斯。

 

假设这个“穿越剧”里面,洪都拉斯的现政府,恰巧全部都穿死光了。

我给你一家大公司,德国SIEMENS。

请问你能否维持运作。

 

答案是完全可以运作。框架都是现成的。

从CEO到董事会到中层干部到底层的员工,再到各层级沟通的email系统。以及层级之间的指令和服从。

经过初期一些慌乱和迷乱之后,SIEMENS公司可以迅速地控制整个国家。哪怕他们以前是专做电子和医疗系统的。

这就是“组织资源”。

 

 

 

那么,我们这个社会缺乏的是什么呢。

缺乏土司军阀伯爵领的“政治特权”。换言之:“暴力资源”的组织性。

 

 

各位,请让我提醒你们一下,目前我们生活在一个几乎“零暴力”的世界。是极其难得的太平盛世。

我们为什么要举篇首这个“物业小区”的故事。正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零暴力的世界,所以轻微暴力,就取得了极其可观的回报。物以稀为贵。

 

各位,请珍惜“太平盛世”吧。不要去打断他。

如果你贪图暴力的美果,那就是潘多拉的盛宴。通往地狱的芬芳。

 

 

冬川豆整天恐吓各位的是什么,一旦帝国崩溃,“暴力组织”无法迅速地凝聚起来。

我们有足够完善的经济组织。有几十万人的大公司。可是我们没有暴力组织。

 

 

好比你万达集团,有数十万员工,遍布神州各个二三四线城市。

论“经济特权”,你是有的。你有调动百亿物资的能力和经验。

可是论“政治特权”,你没有的。高管若杀了一个员工,他还是要坐牢的。

 

从上到下,无论一个企业多庞大,刘强东有多少手下,对于如何使用“暴力”,京东公司是完全没有任何概念的。

日本匪军在开发海南岛碌口铁矿时,是纯粹用人命堆出来的。用华工的尸体,堆出了迅速的工期。

对于这种事,现代人没概念没经验玩不来。

 

 

一旦帝国崩溃,你经济上的“组织架构”存在。

可是政治上的“暴力玩法手册”,大部分的守法企业家都没有概念。

 

若说一个老王,一个马云,一个建工集团,几个CEO一凑,顿时就是一套班子。供养上百万的军队都可以。

可是怎样把经济机构,变成暴力组织,这事大伙都没经验。

TG也不会让你学的。

 

 

那么,是否中国人就是冬川豆所谓的“费拉民族”呢。

那也不是。因为你放眼看世界,其他国家也是散沙。

 

 

好比说德国,法国。

在整个欧洲,中古世纪的“封建领主”,都已经不复存在。

 

作为一个“封建领主”,他最核心的是“经济特权”和“政治特权”。

经济特权指的是“收税”能力,有了财政收入,整个组织才能够活下去。

在现代社会,那些大型的企业和企业家,一样有钱源。而且是你的百千倍。

 

 

可是对于“政治特权”。人民的效忠,私属军队。

今天欧洲也不复存在了。

 

为什么,因为你首先有一部《刑法》。整个德国内部,整个德意志联邦,只有一部《刑法》。只有联邦政府的刑法,再没有私设刑堂。

而如果你是独立君王,你必需有一部自己的《刑法》。

 

 

唯赏与罚,不可假手与他人。

没有刑法,你怎样酬庸骑士的效忠。没有刑罚,你怎样惩办手下的背叛。没有刑罚,你怎样对付手下人的抗拒不服从。

 

 

一个组织,如果手下人的小弟不听话,最好的办法是“咔嚓”。

有了组织性纪律性,大家才能拧成一股绳。才能团结有力量。

 

如果手下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地违逆你的命令,都可以抗旨甚至投入地方阵营。

那你就不是组织。

而是游园会了。

 

《刑法》集中到联邦政府的层面,其结果,就是萨克森,巴伐利亚,黑森等大公,再不能控制他的手下。

当我要处分一个手下。我不能下手,而要到联邦层面,由联邦法庭判。

他可以出卖我的利益,卖给联邦政府。而联邦政府会庇护他。

于是我再也获不得手下的效忠。

 

除了世袭的几个管家之外,所有的荣耀随风而逝,再也不会有人习惯性效忠。

大公国,伯爵领,都如灰烬般吹散为孤家寡人。

 

 

所以我们看历史,德意志诸加盟国,大公国独立性的丧失,其实是从他们交出《刑法》,而由联邦层面统一审判开始。

而不是其他更盛大冠冕的事件。

 

如果你法国,德国,是一个统一性的民族国家。是一个联邦的话。

则你自然没有“小国君王”存在的空间。

如果你全国只有一部《刑法》的话,则暴力资源也是高度垄断于政府。而在民间没有任何实践的。

 

 

近期的新闻是绿教徒移民,在德国Rape德国女人。甚至发生了汉堡“千人围歼”大规模轮奸之类骇人听闻的恶行。

而对于如此恶行,德国人除了奔走呼号,哀嚎连连。他们也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

 

为什么,因为“暴力”垄断于政府。一旦110不出警,德国人只能象绵羊一样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

因为德国人也没有“暴力组织资源”。

还说什么别人费拉民族,贵德意志自己就是费拉民族。

 

 

所以,要说目前的整个社会“组织资源”“费拉民族”“大洪水”。和法国德国西欧美国日本比;

  • 如果要说“经济”上的组织能力,大型公司合伙赚钱,调度物资。这套架构你有,我也有。
  • 如果要说“政治”上的组织能力,对暴力的组织和实践。你没有,我也没有。

 

 

 

(yevon_ou@163.com,2016年2月29日晚)[2]

 

 

 

 

 

 

 


[1]可参见元末蒙元政权的崩溃历史

[2]据说m先生指的是小富人家业委会马主任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yevon_ou,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7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