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效应 #F1570

荷兰效应 #F1570

荷兰效应 #F1570

 

本篇为经济学科普。

 

荷兰效应 #F1570

 

 

一)       荷兰效应

 

前二天我在山海关的高铁上,翻着宁南山写的《希望与危机——东北经济的未来十年》,实在是颇为有趣。

为了讲清楚我们今天的概念,首先我们要讲另一个故事。远在大西洋一陲的马车夫小国:荷兰

 

 

荷兰,以其著名的“荷兰病”闻名欧洲。经济学科班学生,几乎耳熟能详。

荷兰效应 #F1570

 

欧洲西北角,称之为“北海”。在国际法上,属于英国(苏格兰),荷兰,挪威三国共有。

1959年,在北海意外地发现了:格罗宁根气田(Groningen)

 

在此之前,整个欧洲大陆被认为是贫油国。全欧洲,只有罗马尼亚有一点点少得可怜的石油矿井。

当年希特勒为了区区1000万吨石油产量,战略重心极大倾斜。非得横穿匈牙利

、南斯拉夫,拿下罗马尼亚。

荷兰效应 #F1570

就是因为全欧洲都没油。一旦英国实行海运封锁,他连飞机坦克都发动不起来。因此重兵囤积边远之地,实在情非得已。

 

 

可是在1959年,荷兰意外地发现近海就有石油,距离欧洲主要工业国超级近,政治军事安全,产油量最高达到1亿吨/年,是罗马尼亚十倍。岂不令人喜出望外。

 

直到今天,2016年苏格兰独立公投,独立派一个重大的理由,是脱英之后可以“独享”北海油田。

挪威福利富甲天下,靠的也是500万人独霸1/3油田。

 

荷兰是第一个发现油田,也是第一个开采的。其直接结果,就是SHELL皇家壳牌石油公司的兴起。

借着1970年代“石油危机”油价暴涨,着实发了一笔横财。

 

 

可是“横财”对于荷兰这个国家,是不是好事呢。

有些经济学家认为,不好。

 

因为石油业一旦开始兴起,他就开始招人。

荷兰一共只有这么点人,怀孕造人也来不及。Shell要招人,就只能从人力市场上求。

 

随着石油业的兴起,原本是做厨师,卡车司机,警卫保安,电子工程师,网络工程师,汽车火车机械,

几乎所有行业的人,都被扯去干石油了。

 

而相应的;

  • 饭店老板招不到小工

  • 运输公司招不到司机

  • 警察队伍招不到警员

  • 汽车制造业招不到工程师

 

石油,作为一门收入很高的工种,可以开给“石油从业人员”很高的工资。

边际效益相等。

餐饮业要留住递菜洗碗的小工,就要给到高得多的工资。人工暴涨。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钟情石油的,小企业主恨之入骨)


本来,荷兰很是有些制造业,服务业,在欧洲颇有名气的。汽车和航天工业,也拿得出手。

可随着“石油”效应的普遍暴涨,这些产业纷纷失去竞争力。

荷兰效应 #F1570

石油业的兴起,导致了其他产业的萧条

 

当时的左翼经济学家们,对“石油大亨”们十分不满。咬牙切齿的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荷兰病”。也有词条叫做“石油诅咒”。

 

按照百度词条,其具体的展开是:

一国(特别是指中小国家)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的衰落的现象

 

 

1982年,荷兰属的“北海油田”接近枯竭,国际油价不振。荷兰石油收入一落千丈。

在石油收入崩溃的同时,荷兰政府茫然四顾,发现满目苍夷

 

当时,荷兰的人力,物价十分高昂。所有的产品都贵于欧洲水准,通货膨胀严重。

同时,政府福利积重难返,赤字高垒,失业率暴增。荷兰成了不折不扣的露瑟,欧洲病夫。

 

经济学家们,盖棺写下了定语:“荷兰病”。

荷兰病:通指发现一个大油矿,并不能使你致富。相反会让你百业萧条,产品失去竞争力,实在是大祸啊。

 

 

听起来很有道理?

嗯,水库花了这么多的篇幅,详细讲述“荷兰病”。就是为了告诉你:

以上全错。

 

经济学界关于大油矿,荷兰,荷兰病的分析,全部都是错误的。

无非是穷人意淫的左翼宣传体。

 


 

二)       荷兰复苏

 

荷兰病”的故事,发生于1982年。

在36年后的今天,2018年,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荷兰都属于“发达”经济体。

 

目前荷兰在所有西方国家中,名列第十。经济指标发达,财政稳健,科技高新。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人均GDP45000美金。

 

 

在1982年时,荷兰石油收入断绝。在当时,荷兰的确是失业高企,赤字严重,通货膨胀,所有的经济产品,都不具备优势。

但是,油是死的,人是活的。

 

随着石油收入的崩溃,荷兰人也在不断地调整“心理期望”值。

当年欧元尚未建立,荷兰盾一贬再贬。

随着汇率,人工,跌掉三四成,荷兰逐渐显得便宜。制造业,服务业也恢复了竞争力。外迁出欧洲的产业,逐渐又迁回来了。

 

这就是奥派叙事风格,和凯恩斯叙事风格的根本差异。

 

奥派认为,经济本身是活的。类似于道家的“阴阳”。

奥派的身段很软。该认怂时就认怂,该降薪时就降薪。哪怕以前是当厂长的,并不妨碍再去干保安。

 

而在凯恩斯的叙事方法中,衰退是不可接受的。

我们注视凯恩斯的叙事手法,凯恩斯特别喜欢夸大“危机”。

一旦说到通货膨胀,政府赤字,失业高企,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一样,世界末日。

荷兰效应 #F1570

 

而凯恩斯学派,是绝对不接受“世界末日”的。

你以前是一个石油高管,月薪30000欧元。现在石油被采光了,您还是回去烤面包吧,面包师月薪3000欧元。

可是凯恩斯就死活不接受。凯恩斯就一定要“刺激”经济,非得让大厨再继续拿30000欧元

你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成功。

 

因此凯恩斯的国家,往往“泥足深陷”。衰退的周期特别长,特别长,经济长期扭曲,长期虚火,长期不振。

月薪3000的人硬要拿月薪30000,那就只能搞很多障眼法手段。“限购限售”一起来了。

 

 

我们批判这个例子,主要想说的是,“发一笔横财是好事”。

  • 摸中一个大油田,是天大的好事。

  • 中彩票500W,也是天大的好事。

  • 您不想要500W,您送给我好了。

 

我们现在的新闻媒体小编,很不要脸。总是喜欢报道“中500W,三年后花光,一贫如洗扫大街”之类的新闻。

其实这个扫大街的,他中彩票之前,还是扫大街的。

中彩票之后,仍是扫大街的。这叫干回本职工作。

 

可是这三年他爽了啊。

白爽三年,有什么不好。

 

同样道理,“荷兰病”并不是病。荷兰在1959年之前,和1982年之后,其实在欧盟内部,过都差不多的日子。享受差不多的地位。

 

但1959~1982,当中有23年的时间;

这23年,荷兰人爽了啊。挥金如土,和中东土豪无异。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让我们也多中几个油田吧。

 

真正难受的,是1982年之后的“调整”。

由奢入俭难。收缩带来的痛苦,远远大于放纵学坏的速度。

而且在民主社会,特别忌惮“让老百姓勒紧裤腰”。很容易导致内阁垮台。


 

 

三)       东北

 

在宁南山《希望与危机——东北经济的未来十年》一文中,他举了辽宁省辽源市的例子。

 

辽源是煤矿城市,在全国煤炭城市中,也算是赫赫有名。

1990年左右,辽源的矿藏逐渐枯竭,作为典型的“资源枯竭型城市”,堪称奄奄一息。

 

辽宁省内,活得最好的是沈阳。可以吸周边所有小兄弟的血。

而鞍山,抚顺,阜新,铁岭,一大堆老大哥围绕之下,辽源的排名毫不靠前。要看省内救济,恐怕是指望不上的了。

 

结果发生了什么,辽源发生了“纺织业”转型。

哪怕你想破了十个脑袋,你也不会把一个东北煤炭城市,和“纺织业”绞合在一起。

2016年,全国20%的袜子,是在辽源生产的。

整个城市沉到谷底,然后起死回生。

 

另一个例子,是“钢铁城”通化。通化医药,目前也是全国赫赫有名。

 


宁南山举了一些例子,“事情不会更坏”。

虽然已经很糟糕。但是阴的力量越强大,阳的力量越强大。

目前全国的人力成本都很贵,如果你还那么便宜的话,迟早还是能吸引资源过去,再均衡复苏的。

 

一个地区的最终潜力,均衡态下,应该是“资源禀赋 * 社会制度”

东北黑土地的资源禀赋得天独厚,社会制度差了点,但终究也是有下限的。

 

我承认,宁南山的文章很有煽动力。象他这样,每隔三五天,就能产出一篇宏观巨著鸡血文,引用的资料如此庞杂和巨大,俺们只能叹为观止,心服口服。

 

 


从“荷兰效应”引申开来,我其实也在思考上海。

上海最近几年以来,萎靡不振。目前和二线城市差距有所拉近。

虽然上海存在老龄化,管制过死,价格高企等等缺点。但是长江出口,中国第一大都市的底子还在。

 

上海还要衰多久,才能重新显现竞争力?

只得靠上海人自己的努力,争气。

否极总有泰来。

 

 


 

(yevon_ou@163.com,2018年3月4日晚)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yevon_ou,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