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安第斯山脉部族巫术与爱斯基摩萨满教的联系,兼议第四纪冰期陆桥学说》#F199


《论安第斯山脉部族巫术与爱斯基摩萨满教的联系,兼议第四纪冰期陆桥学说》#F199

写在前面的话。首先这是一篇命题作文。也就是先定好了名字,然后再凑材料写的。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赠给Alexandra von lohengram郡主阁下。也就是鳕鱼。

当时还是十年前,咳咳,我还处于求偶期。当时看见了郡主写的《五十弦》,真的是惊为天人。而郡主在晋江发出话来,想要写一篇《论安第斯山脉部族巫术与爱斯基摩萨满教的联系,兼议第四纪冰期陆桥学说》命题作文。

正好我对古生物学,古地质学,也小有研究。于是就花了七个小时写下此文。

后来想想,郡主从出名之后就没有好的作品。产品更新速度也远远不像一个写手。再后来韩寒,韩仁均“代笔”事件出来以后。隐隐想想,的确不象一个19岁小姑娘的水平。或许也是姑姑长辈代名的吧。



一万八千年前,当育空高原上最后一座上古冰川融化,北美大草原上的动物们,发现他们大祸临头了。

横亙二百万年的隔绝之后,会放出怎样的恶魔啊。

1)阿拉斯加

距今18000年的第四纪晚期,永无休止的冰川终于开始消融。此次冰川延续200万年之久,最远覆盖到了纽约。

虽然等到北美大草原的冰川完全融化,还需要一万年之久。但在此之前,部分地区,已渐渐露出了走廊的迹象。

育空高原(Yukon),加拿大最西北部的一个省份,直接和美国阿拉斯加相连。育空的特点,是洛基山脉横贯其中,而山脉就有积水,积水就有河流,河流就加速融化。

所以北美大草原上冰层虽然仍未完全消融,但沿着洛基山脉,沿着育空高原上的某一些走廊,已足够打出一条通道,使得亚洲的声音,清晰地一点一点传过来。

北美的所有生物都竖起耳朵,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命运的审判,是福是祸。

不到一千年的时间内,北美大草原上的2/3原生动物,已彻底遭到了灭绝!

和很多人想象中的相反,一万八千年前的阿拉斯加并不冷。勉勉强强,也就比今天暖和三十几度。平均气温,甚至可以维持在零下-25度左右。

当时如果要问,五大湖以北最暖和的地方是什么,或许没几个人答得出来,是阿拉斯加。当时的阿拉斯加,地磁场的扭转,带给他一个小洋流的怀抱。而且阿拉斯加是个谷地,这也使他更加温暖。

更重要的是,阿拉斯加有食物。

很多人都不明白,几次冰川世纪,怎么会使地球上90%的动物灭绝。

其实冰川并不冷,大致也就比今天摩登社会,冷2~3度。而这关键的2~3度,使得每年的降雨量,和每年的融化量,不能够平衡。最终导致冰越来越多。日积月累,几十万年下来,才把生物们逼得无处可走。

绝大多数的生物灭绝,都不是冻死的。冷二三度并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动物普遍可以增厚他们的皮毛。

真正的危机,是植物无法生存。即使植物不怕冷,它也对付不了积雪。即使植物不怕积雪,他也受不了一年一年堆积上去的积雪。等全部大地都被雪覆盖,厚数十数百米,植物没有根,没有养分,植物无法生存,则动物也无法生存。

当时北半球,唯一的例外就是阿拉斯加。因为阿拉斯加的土地,是逐渐增加出来的。随着水被冰封,大洋水面位下降。阿拉斯加的土地日益增加。而冰水混合处也不算太冷,至少可怜地还有一些植物。所以当时楚科奇东北和阿拉斯加,简直是极北生物的乐园之地。

可这,仍然不是他们横扫北美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北地的坚强,和南人的懦弱。

综观历史,向来都是北方战胜南方,高地民族战胜低地民族。北北胜过南南。这和北方人的艰苦耐劳,有很大的关系。

由于整个北美洲北部被冰封,当时的生物,只有二条选择。往南,一直逃到墨西哥德克萨斯。往北,阿拉斯加还有一片世外桃源般的未冻土。

而当冰川最终融化,育空高原上走廊被打通时,南方的动物们,发现他们根本不是北地动物的对手。北方的狼狗拥有更锋利的爪牙,更刻苦地求生欲望。

更糟糕地是,他们一到达温暖地带,就开始大量地繁殖。用南方的温度疯狂繁殖,这简直是一场灾难。

如果不是一种长着毛,大叫大跳的怪物出现,这一切,本来还有一丝希望。

人,人的到来,导致了大部分北美原生动物的灭绝。如剑齿虎、猛犸象、乳齿象、雕齿兽,大海牛,拉布拉多鸭,野马等等。

有迹象表明,被灭绝的大型动物中,3/4和人类有关。普通的北极动物,只是零星地捕猎草食动物。而只有人类,人类是大规模灭绝式种族大屠杀。这最终导致某些动物的血种完全灭绝。

有一种考证方式说,人类的主要战术,是几十人围成一伙,高举着火把和大声吆喝。而动物害怕火把,就被人类逐渐赶入到一个小圈子。

人类把包围圈逐渐缩小,最终将牦牛赶落到一个预先选定好的悬崖边上,随着牦牛之间的互相践踏。死伤不计其数。

最终人类把牦牛全部赶落悬崖,然后整家人,带上老婆和孩子,美滋滋地到悬崖下去吃牦牛肉。拆牦牛骨,用他们的皮和筋缝制衣裳。一次屠杀,可以多至3000头牦牛。整个部落可以美美地过上一个冬季。

这种说法,由于在今天的印第安人部落,仍可以看到,所以具有很高的可信性。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由于这种“一网打尽”是如此高效率和彻底,最终导致了很多生物物种的灭绝。包括我们很喜欢的猛犸象。

除了火之外,人类还有一个好帮手,那就是狗。

人类大约在50万年前获得了火,获得狗的时间稍晚一些。但狗绝对是捕猎场上的超级杀手,对小动物他扩大了捕猎圈。而对于大动物,狗有一种更可怕的武器,细菌。

论狂犬病传播能力,依此是狐狸,犬,猫,狼.....但狐狸很少见。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犬是最大的病菌携带者。狗身上携带有疱疹、湿热、犬瘟症和狂犬病。简直是一个超级化学武器。

总而言之,这种长毛长发,怪叫怪嚷的奇怪生物,在极短的时间内,彻底灭绝了北美的原有霸主。然后往南,往南,一路往南。在不到八千年的时间内,到达了智利南部,完成美洲大陆全覆盖。

但就在此时,一种比人类更可怕,更强大,更残暴的生物,也达到了美洲大陆。他注定是世界的霸主,是血腥的奉祭,他就是 ----- “神”

2)神之创生

从阿拉斯加入侵的猴子怪物,当然不会是同一批人,他们之间,也不会保持着亲情联系。从北渐南,逐渐分裂为北极圈边的因纽特,加拿大的易洛魁人,美国的苏族,加勒比的印加、阿兹台克、玛雅三帝国

值得注意的是,人类的扩张,到中美洲时被制止住了。

北美原生动物,几乎有70%被灭绝。而到了墨西哥,到中美洲,这一数字已不足10%。这里,一部分和地形有关,冰蛮荒原的爪牙,在沼泽地难以施展。另一方面,经过几千英里的翱战,锐气应该也消折了吧。

人类的文明,在中美洲遭遇了很大的阻挡。所以当我们排帝国名时,在中美洲就停下来了。整个南美,几乎没有象样的人类帝国。当中美洲墨西哥人类已经突破200万时,南美洲的全部人口,或许还不足20万。

中东和墨西哥,是人类农业的二大发源地。奇怪的是,墨西哥的玉米农业,却止步于秘鲁海岸。再也没有向南扩张。没有农业,采摘业无法供养大量的人口。所以一直到西班牙人的到来,南美也没有发展出象样的文明。

这里的原因很简单,也很奇怪:因为砍树。

阻挡种植农业文明,向南美传输的主要壁障,居然是小得不能再小的,现代人完全不能理解的,砍树。

这的确是一种困难,尤其是在铁器发明之前。哪怕是用青铜器,来进行砍树也是一件极其辛苦的事。而亚马逊丛林实在太热,潮湿,放火也不行。开辟一条长50公里,宽100米的道路,需要30万劳动的人力。而这样一条道路,不加修饰,不到半年,就会被新生的热带雨林植物彻底覆盖。这是二战美军在缅甸的惨痛结论。

以前还有过一番戏剧性的讨论,黄帝战蚩尤,如果蚩尤胜了会如何。中华文明的中心,会不会转而到湖北。从此以长江流域为发源基地。答案也是不会。因为当时的华南太湿润太沼泽,在铁器没有出现之前,没有办法砍树。砍不了树,就扩张不了领土。蚩尤还是得把都城搬迁到黄河流域。因为那里的平原大,而且平原下面就是富有营养的黄土,象大兴安岭一样肥。

安第斯山脉位于南美洲的中南部,是智利与阿根廷的分界线。人烟稀少,文化蛮薄。严格地讲,安第斯山脉部落巫术和北美洲文明没有什么联系。马德雷山脉还差不多。但由于安第斯的极北部已经深入到秘鲁境内,所以勉勉强强也说得过去。

爱斯基摩萨满和安第斯部落巫术还是有一定联系的。比如说,他们都是多神教。具有万灵崇拜的特性,血祭,图腾,跳神,通灵,转世,占卜。

3)多神教与一神教

在展开巫术研讨会之前,我想,我们应该花点时间,先来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多神教、一神教。

任何一本宗教学幼齿读物,开卷明意,都必然会讲清楚,多神教和一神教,在宗教中是截然不同的。

所谓多神教,就是万灵崇拜。山有山神,水有水神,风有风神,雨有雨神,土有土神,太阳有太阳神,狗有狗神,鸟有鸟神。。。

虽然各原始部落宗教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是相似的,就是万灵崇拜。他相信自然界任何一样东西,都是由神灵操纵的。所以下不了雨,就去求雨神。逮不着狼,就去求山神。

而一神教,则简单得多。如我们今天熟悉的基督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开篇明意,“吾唯一之主,耶和华”。所以大家就不用去拜其他的木神草神了。而天界中其他的神灵,不是被耶和华其后创造,就是耶和华的仆从。

一神教,多神教,这本来也简简单单,没什么出奇。可却出了一件大事,历史上凡是一神教和多神教碰撞。无不一神教大获胜利,多神教一败涂地,几千年的地盘都守不住。

各位有志于投身邪教事业的同仁们,擦大眼睛了。

举个例子,中国的原始宗教是道教,道教是多神教,万物神灵,吸几万年灵气,都可以聚仙成道。甚至一些凡人,吕洞宾,汉钟离,也可以成仙成道。

而佛教,仅算是“伪一神教”。佛界中除了释迦牟尼,还有好几位与他平起平坐的大佛。只不过老释名气大,见光率高,平日大家都供一尊如来主佛。

而即使是这样,在二千年的佛道相争中,道教始终被压制No.2的位置。“天下名山佛占八”,可想而知。

在欧洲,情况就更加糟糕。中南欧主要的宗教是“德鲁依”,德鲁依在与基督教的战斗中一败涂地,成了主要的份额丧失者。以至君士坦丁大帝不得不在325年放弃中立立场,宣誓基督教为国教。

更强一点,希腊神话--宙斯与奥林匹亚山上的诸神,和耶和华展开了更长久的斗争。但他们还是输了。虽然有罗马人的撑腰,虽然罗马是希腊文化的主要继承者。但宙斯还是被耶和华上帝抹得干干净净。“圣经”中,没有宙斯的位置。时至今日,昔日大受欢迎的神诋,如酒神狄俄尼索斯,月神阿尔忒弥斯,都已经少听人提起了。

在北欧,主要的北欧神话是大神奥丁。奥丁毁灭的时间比宙斯更早一点。早在三世纪,他已享受不到任何信仰之力了。

在中亚,是绝对的一神教“伊斯兰教”,他对中亚原有的小教派,几乎有三万个之多,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现在中亚再没有其他任何宗教。而且伊斯兰教义还成功入占南亚,取代了马来丛林中的巫毒教和降头术。

最后一个例子,是萨满。原先青藏高原,六世纪之前信奉的是土生的苯教。喇嘛教传入后,被迅速地打败。喇嘛教后来东传,遍步蒙古,满州等整个边缘地区。

女真的贵族,原本信奉萨满教。满州人世世代代都是萨满教的信徒。而喇嘛教传入之后,不到半个世纪,至多尔衮入驻北京,他已是一个颇热心的喇嘛教徒。而末代皇帝溥仪,更除了每天吃饭,就在背后小楼念喇嘛。

时至今日,极北地区的鄂伦春族人,多神论萨满教教徒,仍在迅速流失。中上层阶级大批改信喇嘛教。以至于萨满巫师要面临失业与贫穷的威胁。国家已开始保护这一濒危职业。

举了这么多例子,是说明全世界范围内,多神教对一神教的全方位溃败。一个地区,无论多神教信奉有多虔诚,传统有几千年之深。一旦一神教传入,多则几代,少则几十年,多神教就会被冲跨得干干净净,一败涂地,彻底铲除。今天欧洲,还有谁知道德鲁依呢。

那么,我们要问,原因何在。

多神教是人类朴素原始的宗教,他的致命弱点之一,就是他的“神灵不强”。

在多神教情况下,人和神,其实是一种平等买卖关系。

好比我本来是一个山神信徒,俺拜山神,企求他明天给俺多捎几只山鸡回来。

可等我第二天出去打猎,打了一天,烦的,一只山鸡也没有打到。

第三天出去,一只没打到。

第四天,还是没打到。

几回一弄,俺心里火了。你这个神仙老是不显灵,待俺也实在太差。俺以后改信太阳神好了。看看拜太阳神能不能带来好运。

所以在多神教的情况下,神灵是不统一的。

更有甚者,几支不同神灵之间的信徒,还可以发生作战。大地女神与月亮女神,彼此之间信徒就可以大打出手。

这在希腊神话中屡见不鲜,被称之为“诸神之战”。

既然有了诸神之战,当然就会有战胜战败。被打败的一方,就会考虑自己所投靠的神仙,是否法力不强。更进一步地考虑,不仅对方信徒,就连对方的神座也敢推倒了。

这就是多神论的中国人,66年为什么敢于拆庙了。

多神论一个缺点,就是他的神不够强力,不够神圣。

神也可以被推翻,也可以被打倒,这神已从神坛上被拉了下来。虽然仍具有一定的法力,虽然在人头顶,但并不是触不可及,不是仰之弥坚的了。

在多神论的情况下,神和人其实是平等的,一种交换契约关系,你要是不显灵,我就采购别家去。

而在一神论下,情况大不相同。

一神论者,世界上只有一个神。再没有别的神可以投靠。好比一党制和二党制。

在一神论下,无论神显不显灵,你也不可以质疑神的权威,更不可以背叛神。你只有贬低自己的地位,认为自己心还不够诚,检讨自己的过错。

只有在一神论下,才有可能建立起罗马教廷般,森严而阶级的控制。一层一层紧密,教皇的权威不容质疑,每一层都只有服从、服从、再服从。

熟悉欧洲史的朋友,只要搜一下“教皇无过论”,就知道了。

在一神论控制下,整个教会更象一个精密而组织的机器。于是才爆发出巨大的政治能量,蚕食散漫的多神教。在历史上形成了“教权”和“皇权”双并轨的并立现象。并带给了欧洲上千年的黑暗史代。[注1]

[注1] 此处部分观点,请见“圣经与哲学——论基督教信仰的内在原则”黄裕生

4)巫教

言归正传,研究爱斯基摩萨满教,和安第斯山脉部族巫术之联系时,有了多神论和一神论的基础,我们就可以很容易看出些轮廓脉络来。

首先,二者都是多神教,虽然都是阿拉斯加部落的后裔。但二种巫教独立发展,只依循大历史规律而衍算。

爱斯基摩萨满是典型的多神教。信仰多灵崇拜,普遍地崇拜山神,海神,风神,雨神,北极熊神。

而安第斯土人,因为农业发达,人口增长,已经发展出一定的村落群居。他们在山神,海神,风神,雨神之外,又多出了丰腴之神(耕作),瘟疫之神,战争之神,交媾之神等等。

爱斯基摩萨满有通神,并且是萨满的主要工作。但通神的主要方法是旋转,象跳快三舞一样,周身1080度大旋转,旋转,旋转,再旋转。最终把人转得昏昏沉沉的,并在昏头中接受神的指示。

安第斯巫人吸食大麻。

爱斯基摩萨满仅是兼职,常由家庭老人担任。仅在家人生病,捕猎欠收,天降异灾的时候,才接收占卜与通神业务。

安第斯人由于丛林炎热,农业丰富,已发展出村职部落。巫师很大程度已变成一种半脱产职业,并拥有一定政治地位。

爱斯基摩萨满没有固定仪式。

安第斯山脉部族巫术,已经有一定固定流程。比如每年固定的太阳日,都要挖几千个战俘心脏祭天(Aztec)。

爱斯基摩萨满所有神都是平等的,没有任何神上神。

安第斯山脉部族巫术,虽然仍是多灵崇拜,但从十三世纪之后的记载来看。太阳神托纳蒂鸟(Aztec)已明显取得了主动地位。成为了神上之神。或许历史重来,再给阿兹台克人几百年的时间,某个伟大而又聪明的阿兹台克土人,也会发明他们自己的一神论呢。

总的来说,在基督教传入新大陆之前,整个美洲世界都是被多神论统治着,原始宗教和多灵崇拜。但某些农业发达,人口密集的帝国社会,已经走上了宗教演化的道路。假以时日,不难产生他们自己的一神教和独一神灵。

而爱斯基摩人,由于北加拿大海岸,始终无法产生足够的海豹鲸鱼。人口始终有限,保持着一组6~10人的帐篷规模。没有人口的集聚效应,也就无法产生职业化的巫师,更无法产生更职业化的教皇。

5)错论

写到此处,我要纠正人们的二个错论。

首先,Eskimo爱斯基摩人,并不是北极的原住民,他们是入侵者。这一点,绝大多数的中文文献都写错了。

就整个环北极地区,在爱斯基摩人出现之前,至少曾有过二个辉煌伟大的文明,Dorset人和Tunit人。

Dorset人最早。原先居住在加拿大Labrador至格陵兰岛之间的所有岛屿和沿岸海岸线。而他们的人口很少,居住很分散,在争抢食物方面也没能竞争得过Eskimo人。最终在公元1500年左右全部消失。Dorset人和爱斯基摩人的文化完全不同,非常容易分辨。

第二批,叫做Tunit人,即冰巨人。传说他们体型非常大,力大无穷。而最后无法适应气候变暖而消失。

今天生活在加拿大的爱斯基摩人,其实是后来的征服者。他们至迟至公元1000 AD才由阿拉斯加刚刚出发,和赵匡胤同年。

公元1100 AD,到达加拿大北部。1200 AD到达格陵兰岛。

1300 AD到达加拿大东海岸Labrador自治区。1400~1500 AD最终进入加拿大中南部,即魁北克高原北上部分。在那里,他们被彪悍的易洛魁(Iroquois)人击败,从此再也没有南下的希望。

所以说,爱斯基摩人,最多只有800年的历史。他们是北北冰洋地区的征服者,而非土著者。他们对北冰洋没有独占权力,开采石油不必经过他们。

第二个传统错误,是第四纪冰期陆桥学说。

一般的看法,最后第四纪冰川,由于“水”大量地被冻在冰川,堆在陆地上面。所以海水减少。海平面下降。

白令海峡,水深仅51.2米。如果水面大量下降,降至51.2米以下,就会形成一个“陆桥”,人类有可能从陆路,走路西伯利亚一直到阿拉斯加。

但请注意的是,这用的是“可能”。

冰期陆桥学说,虽然是一种比较主流的学说,也未遭重大挑战。但这并不代表他是唯一通道,不代表人类只能从阿拉斯加进入美洲。

正如前文所说的,AD 1200,这批新的征服者爱斯基摩人,到达了格陵兰岛南端,他们怎么去的,坐船去的!

爱斯基摩人,能够造一种熊皮舟。用九张北极熊熊皮包裹,以鲸骨为龙骨。这种熊皮舟很可靠,吊在纽芬兰博物馆的门口。

针对人类进入北美洲的路径,一直有很多种假说。除了易蒙停的陆桥之外,“舟船说”也是一种颇有吸引力的说法。

或有人质问,原始人的航海远行能力。但我们必须注意到,南太平洋的土人们,仅靠把一棵大树干挖空,凭借这种更不可靠多的“独木舟”,他们逐个逐个把太平洋上的岛屿全部克服。甚至渗透到了南美洲大陆。

而相比之下,沿着北太平洋的轮廓,并不难航行。在北太平洋中,还有巨大可休憩的浮冰,在浮冰上,还有可爱又可口的海豹呢。

6)结论

行文至此,洋洋洒洒我们已写了七千余字。而主题仍不明显,即安第斯山脉部族巫术与爱斯基摩萨满教之联系。我们花了大量地篇幅,讲阿拉斯加的地理变迁,讲人类文明止步于亚马逊热带雨林,讲安第斯人口规模而导致其宗教发展阶段不同,讲陆桥与独木舟渡海假说。

但我们的主题思想到底是什么呢,安第斯文明和爱斯基摩海豹之间的联系究竟是什么呢。

我们知道,在所有的规律背后,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

人类之所以会入侵美洲,是因为育空高原上的冰川融化。而猛犸之灭绝,是因为狗身上带来的疟疾。

爱斯基摩文明虽然也一度孜孜向求,但环境决定了他的生存命运。北冰洋无法育养太多的人口,自然也发展不起来人口中心,发展不起宗教、医药、和军事。

而南美洲的印第安人文明,虽然他们同出于一万八千年前同一祖先,但因为他们抢先抢占了富裕富饶的土地,在拉丁美洲适合作农业耕作。所以他们发展出了更大型的村落,更先进的宗教。并几乎,几乎踏到了现代文明的窗口。

这一切的一切,背后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作。生活在极地苦寒的文明,只会崇拜山神海神。生活在山地墨西哥高原,初步拥有了太阳神。生活在亚欧大陆交通带,成功地发明了耶酥!

也就是说,在一切神灵,无论是山神,海神,太阳神,基督,安拉,佛祖,辰月教之后。还有一个凌驾于所有神之上的“众神之神”。他控制着所有神的产生,控制着德鲁依、基督耶和华、真神安拉的生和死。控制着基督的教义,控制着教皇的架构,控制着基督教的兴起与灭亡。

他是众神之神,他是神上之神,他是一切神灵的主宰。他是上天下地唯一的真神,他的名字,叫作“科学”。

(yevon_ou@yahoo.com,2006年11月12日晚)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yevon_ou,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5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