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财赋出江南 #F850

天下财赋出江南 #F850

 

大行德广,利出一孔。

 

 

一)财赋

 

一大早,被这几张图刷屏了。 


天下财赋出江南 #F850

 相应的,自然有人问;

 

  • GDP“含税量”是不是真功夫

  • 含税量越高越好么

  • 上海,北京,广东,江浙,这五个省合计撑起全国67%的税。是不是意味其他内陆省都是打酱油的。

 

天下财赋出江南 #F850

 

天下财赋出江南。

难道中国的“图景”,也和加利福尼亚左派人士描述的一样,是一小簇城市精英,引领着广大内陆无知的“红脖”;

都市小粉红创造历史,内陆愚民被时代抛弃?

 


水库给你的答案,至为简单:

以上全错

 

 

 

二)外汇

 

中国的教育,是彻头彻尾的毒教育。

树高千仞,利出一孔。在那些无知傲慢的小白领背后,她们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为了解释整套逻辑,首先我们要讲一个故事。常凯申的故事。

 

1926年“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当年就打到了长江流域。

常凯申的地盘基本盘,是江浙皖三省。甚至还不包括上海(当时上海是特别自治市)

 

当时,带兵能力第一,天下公认是小诸葛白崇禧。

士兵吃苦耐劳第一,天下公认西北军。

军备第一,公认张作霖。

夺得第一,却是常凯申。

 

 

在“蒋,桂,奉,西北,晋”五大军系中,常凯申如何可以脱颖而出,混元宇内。

关键是他有钱。

有很多很多钱。

 

1928年连续几次的中原大战,江浙军战力均不占优。[1]

各条战线,多采取守势。

可是常凯申有钱。他有钱的程度,甚至可以买下整支军队。

 

西北军的主力,韩复榘在山东。石友三在河南。

这二支军队,我打不过。直接用银元砸。“叛冯投蒋”,于是局势大变。南京成为正统。[2]

 

 

好了,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常凯申有钱。

他不是一般的有钱。而是比其他军阀,有钱5~6倍。

按照史料来看,“南京”军事集团,每年的收入在2亿元法币左右。其他的任何一路军阀,没一家能超过3000W的。绝大部分在1500~2000W法币之间。[3]

 

 

 

三)天下财赋出江南

 

常凯申的有钱,因为他的地盘是“江南”。

扬一益二,江南烟花之地,向来是天下一等一的繁华上等居所。

 

 

但是,仅仅“江南”二字,还不能解释常凯申的有钱。

因为历史上,占据了“江南”的证券并不少。“六朝风流”乃至于南宋南明。

南明南宋并没有翻盘,江南也仅仅只是多富一点。

 

纵观史书,仅靠“江南”的实力。应该是比不过“华北”的。

整个华北大平原,所谓的“中原”。无论是人口,还是财赋收入,虽然人均不如。可是总值却是超过江南的。

 

阎锡山+李宗仁+冯玉祥,应该比常凯申更有钱才对。

 

 

 

事实的真相是,1927年,是一个很特殊的年份。

中华民族,在当时正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历史关头。这是上溯二千年,都未有发生的。

 

常凯申最大项的收入是什么。

不是农税。长江三角洲虽然是中国最好的粮仓,可是农税有限。

不是商税。当时“上海特别市”由工务局缙绅们自治管理。而江浙其他地区,工业化工厂寥寥无几。

常凯申真正的收入,是“关税”。

 

 

关税是什么。

1840年国门打开之后,清政府闭关保守。

可是1911年之后,北洋政府却是一个十分开放的政府。

 

当中国人真正“用心看世界”之后,立刻就发现,大中华帝国,不是不需要进口。而是需要拼命进口。这个世界上好东西,真心太多太多了。

最简单来说,农用机械你要么,化肥你要么,炼钢炼铁的高炉你要么。

 

军阀混战。则“军火”是第一进口要素。

民国的军火,落后世界水平整整一个世代。谁先买到德械枪,谁就能获得战争的胜利。

 

 

而随着“国际贸易”的不断深入。所有的军阀,都不约而同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突然发现,要“国际贸易”的话,事实上只剩下一个口岸。

“长江——上海”

 

当时,中国处于国际产业分工的最下端。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出口的产品。

唯一能卖,能换外汇的。只有初级农产品。

无论是江西的茶叶,湖南的粮食,四川的木材,这些东西的共同点是什么;

都需要经过长江出口。

 

 

就1927~1937年中国的局面,严格来说,北方几乎没有任何港口。

唯一能通大江大河,能进行国际贸易的。全中国只剩下“南京—上海”这一个出口。

而国民政府,就卡在南京。

 

 

所有的“国际贸易”,来往船只,我先抽三成关税。[4]

如果你要进口武器大炮。一则绕不过南京,二者见面分一半。

 

所以常凯申的收入,小头是长三角本身的产出。

大头是“关税”。

等于是积全国的血液,被他抽三成。

 

浙军因此富甲天下,最终五行归蒋。

 

 

 

四)印花税

 

绝大多数人,对于“GDP与税收”的关联,毫无概念。

GDP是GDP

税收是税收,是收割的方法。二回事。

 

树高千仞,利出一孔。

不是“江南”本身有那么大的产出,而是她背靠“中国”这棵大树。四万万国民作后盾,从你孔中路过而已。

 

 

 

全上海税收最高的三个衙门是什么。

1)海关总署

2)上交所

3)上海烟草

 

其中,海关总署是收关税的,以及关税附加的一些奢侈消费税。

他的角色,和1928年的常凯申是一样的。

 

等于全中国所有的省份,都参与了制造和消费。

武钢进口澳洲的铁矿石,再卖给非洲的冰箱洗衣机。

这些生产制造活动,都是在“湖北”发生的。但是关税,却是交在上海口岸的。

 

货物在上海停留只有几个小时。

但是却产生了几千亿的“GDP”和“税收”。 

 

因此“关税”是国税。并且100%的进中央金库。

这是合理的。本来就没上海什么事。[5]

 

 

 

同样的道理,还有“上交所”。

股票每天10000亿的交易。仅仅佣金和印花税,每年就有几千亿。

 

这笔钱,其实发生在“虚拟空间”。

发生在电脑某个服务器之上。服务器不知道在哪里,可能在西藏,可能在南极。

 

可是在GDP统计和“税收”的算法上。

目前是把“印花税”算在“上海---上交所”的名下。

 

这也是集全国6亿股民之力,不是上海人沪民贡献的。

印花税也是100%国税。完全上交拿走的。

 

 

 

还有一个例子,是烟草。

中国的烟税极重。90年代号称“烟税800亿,军费800亿”。

 

“上海烟草”利税大户,靠的是垄断牌照赚钱。并非自身实力。

全国仅云南,上海等少数省份有烟厂。

全国5亿烟民,默默地贡献出了千亿税赋。若没有内陆肉鸡,仅凭“上海烟草”牌子也是不值钱的。

 

 

* 同样道理,北京GDP的含量,因为有大量“中”字头企业,注册在了北京。汇总所得税交在北京。

破破烂烂,几乎一无所有的东城区,西城区,居然成了全中国GDP最高的行政区。超过了遍地石油的克拉玛依。

 

 

 

五)GDP的真实算法

 

说了这么多想表达什么呢。我们看回原表。 

天下财赋出江南 #F850

 

我想说的是,重庆没有那么低,上海没有那么高。

重庆有很多的产出,被算到上海头上去了。

 

例如沿长江出口的外贸,股票买卖的印花税,烟民们吸食的香烟。甚至四大银行的所得税。

 

GDP − 国税之后,才是真实的GDP

 

 

按照这个角度而言,真正“水分”最大的城市,其实是上海。

 

矗立在洋山港的“海关总署”,和上海市民又有什么联系呢。

浦东南路“上交所”孤零零一座大厦,千亿产值。您开玩笑么。

上海烟草,宝山钢铁,金山石化,都是国资委直属。几百几百亿地赚,和市民没半毫分红。

 

 

当扣除掉这些“中央直属”,挂靠吃饭的过路神仙。上海的GDP还剩多少。

18000亿,差不多少掉1/3

人均GDP仅约$15000。

 

这就是上海人感觉“光鲜而不富裕”的原因。

论抬头,国际大都市。GDP高达26000亿,和整个奥地利差不多。

 

但是深入去看,上海的“有钱人”其实不多。做老板的也不多,刨去房子,大富大贵的做实业的也不多。

小市民,穷人,老娘舅很多。

 

 

 

六)结语

 

工业革命之后,江南的地位其实是下降的。

 

天下财赋出江南 #F850

 

如图,这是一张明代人口分布图。

 

我们可以看到,在明代时“江南”才是真正的重要。

当时主要的人口,就是扬州,荆州,直隶,还有部分成都。

 

考虑到当时的交通主干线是“长江—大运河”。

朝廷的主要收入是:盐税。尤其是以长江运河交界的扬州,作为枢纽城市。

 

在那个时代,江南是真比重。

江南不是过路财神,江南就是目的地。最终消费者群体都分布在江南,人口都在。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天下财赋出江南 #F850

 

而我们再贴一张,今时今日的人口分布图。

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华北”的实力增长,远远超出平衡。

 

尤其是近年“河北国”大肆投资工业。据说仅仅河北省就可以单挑列强。

中国的工业革命,都立足于华北大平原。

 

 

 

今天我们看到的,其实都是表象。

我们以为“京沪”创造了最多的税收,创造了最高的GDP,创造了现代化生活。

其实帝国的根基,在于内陆。

 

在京沪甲级写字楼办公的光鲜白领。从事着证券,金融,专利牌照。

对帝国来说,不过花瓶般的角色。

 



 

(yevon_ou@163.com,2017年2月7日午)[6]

 


说好了要低调,上一篇#F840只发了一下朋友圈。

结果85000阅读。唉…………

 

 

 

 




[1]中原大战,起源于桂系崩溃。桂系崩溃,起源于老蒋收买湖北,湖南二省省长。

[2]此后一个著名的段子,韩复榘在机场和宋美龄握手。大为惊叹,女人的手原来可以这么荑软。

[3]你可以大致认为1法币=1白银

[4]南京港务局局长,乃至关重要之角色。1949年末任是。

[5]关税对历代王朝都极为重要。目前占中国税收总收入1/3

[6]有兴趣的话,可以再讲讲“丢失沿海二都”之后的财政状况。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yevon_ou,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5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