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人生4》对于开放式家庭青春期子女的教育用途(1)

  

  Emmm,最近一个月写了一篇个人各方面综合思路总结(世界观),结果花去十万多字。这十万多字平均大约每1000字内容我可以继续细说(估计平均每个1000字内容能再说5~10万左右)。

  这么一想,人能知道的东西还真是少之又少,即便是加上各种不怎么靠谱的讯息,大概自己知道的东西也就500~1000万字左右。

这也就谁说,如果连续讲话,我所有知道的能说出来的内容,没多少日子就说完了,一辈子下来只够说几天,真是让人觉得人生短暂而空虚。

这样算下来,一辈子大概能说的东西也不能连续说15~30天——这日子恐怕还不如啪啪啪时间总和来的长。(当然你不能算专业领域知识细讲,那东西更新速度比人看和念的速度都还要快。不过从这一点上来说,科研人员以及高级教师是最“人类”的人类。)。

  当然……更可惜的是,一旦我进行回顾,这写好的十万字中至少有80%是绝不可能过于公开的发放的(里面我还新增了一张2019~2022年中美环境大事件跳大神表……但里面那些谈到的“事儿”都到了不能发的程度……)

  最近管的非常非常严,甚至大量水的一批的“军迷”平台都被弄掉了,更别说其他方面了。

 

  所以那篇文章我即便挑出能单独写的部分也需要等待风头过去,那么我现在就来说一些我有过实践的,整体很有效的,人畜无害的教育话题。

 

  这次要说的是一个游戏作为教育工具的作用,尽管这个游戏不是为了教育生产的(当然,存粹以教育为目的设计的游戏大多数都失败了,游戏内容和操作通常极度恶心)。

  《模拟人生》,看名字就知道,这是一款模拟人生的游戏,就和模拟开飞机或开汽车一样。

  从婴儿开始(当然你第一个人物至少要是青少年,全家都是婴儿可没法过日子)……幼儿,上学,高中和大学的学习与兼职,早年经历的不同带来的成年性格与人格素养,进入社会后找工作,学习生活技能,谈恋爱,交配,生子,带婴儿,带小孩,教育自己的青春期暴躁小哥/大姐,继续中年工作(你开始容易腰酸背疼和生病),这辈子不断吃喝拉撒洗澡做饭洗衣应酬,理想与娱乐,专一和出轨,老来还要被子女折腾或者折腾子女,然后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归西,大家难受一两天以后又开始嘻嘻哈哈,死后鬼魂不受你的控制,他会回来吓自己的小孙子或者搞坏你的马桶……如果大家都不喜欢这个鬼魂,那么大家就不愿意和他交流;当所有人忘却他的时候,他就会真正的、永远的死掉——当然,即便他们是恨而不是喜欢,但只要他们还记得这个人,他就会一直存在下去。

  另外说个搞笑的,如果人物死了(无论是不是你可以操作的),那么喜欢你的人和周围人会痛哭并哀悼,但你的仇人会哈哈大笑。

  仇人会刷出一个“良好情绪”叫做:我比对手死的晚。

  不过有时候仇人也会乐极生悲,仇人年纪太大了高兴过度,结果笑岔气了也跟着一块死了。

  (游戏中的极端情绪,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有可能触发突然死亡,年龄越大越容易)

 

  当然,教育中也有很多话题是很敏感的,所以我会“很巧”的跳过一些大家可能知道,或者想一想就能知道的那些内容。

简言之,教育社会学(很多方面是如何利用教育控制社会的内容)大类方面的99%具体问题要跳过(还有一些内容,例如说是什么导致了今日的状况,无监督和无限监督带来的同样后果等内容,这些都必须完全跳过),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就好。不过对于有需要的朋友,那么你在实际操作中会自然而然的知道我跳过的部分是什么。

 

本文具有极强的实践性和有效性,但这并不完全是一个好消息——你周围的人更有可能反对“有效”的东西。

“有效”在任何社会里都是“可能具有强烈的改变人际间权力差序关系的潜力(俗称:地位)”。

周遭世界的任何人在任何文化体系下,都对“权力差序”的可能变动与权力展示行为都很敏感——不同文化只是方式不同,但无论是城市化社会还是乡土群落社会都很看重权力差序。

 

警告:你不要对任何人,即便是你觉得急需的人透露任何本文的内容或者观点,更不要给他们看文章(如果你觉得对方高度疑似可以接受,那么你应该尽可能以“娱乐”的口吻告诉对方)

原因1:对方承认你说的是对的,且你不用对后续风险负责——他无条件接受了你的信息,地位降低。但是有时候,他觉得这方面地位比你低了也许不是坏事,这要看你的目的。

原因2:对方承认你说的是对的,如果后续有风险你会有连带责任——地位基本平等,但有“人际交易属性”,这会降低他自我思考的能力,因为他推卸了部分责任给你。

原因3:对方承认你说的是对的,如果有后续风险他会毫不犹豫的责怪你——他想压制你的地位,这是最常见的。即便他后续按照了你说的做,但是他也一定不会开动自己的任何脑筋,这会导致整件事的必定失败(这就好像不管任何父母,只要有“我把小孩丢进培训班,就只有老师的事儿了”的想法,小孩子通常后来糟的比“不怎么管的野孩子”还厉害)

原因4:别人觉得你说的不对,他后续还是用了——你将承担最多的道义责任,而且对方还不会告诉你他用了,而且这个人一定会“促成”失败(为了符合自己的预期)。

原因5:别人觉得你说的不对,他后续也没用,出问题后觉得你以前说的是对的——你还是要承担道义责任,不够兄弟。

原因6:别人觉得你说的不对,他后续没用,也没出问题——没这回事,但是他当场“拒绝”了你,所以你在“权力差序积分赛”上掉了一分。

 

综上所述:你提此类建议是要冒着51生的风险的,因为成败大多数掌握在别人手中。所以除非那个人对你利益较大值得一搏,否则就不值得提出任何事情——注意,不需要有任何情感上的负罪感,这也不是不讲义气。

这本来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事情,是他自己的责任,所以你不顾人家感受只觉得自己应该“直言相劝”,那就是侮辱对方的既得地位——本质上来说,当面规劝别人的子女教育,除非是社会公认的场面话,否则都和“嫖完之后劝妓女从良”没有区别。

 

医疗/教育/家庭关系/法律,这四大类问题都不应该给予实质性的建议,除非对方与你有利,或者你觉得和他深交是值得的——更何况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也不需要实质性建议,他们只是想得到别人对自己行为的认可而已,对于这些人我们需要的是“交换有用信息”+“必要时诱导或控制对方行为或行为策略”,根本是不需要和他们多说什么的。

坦率的说:你就当这些人是NPC,虽然我们大多数人应该都是NPC,但是和游戏一样,有些NPC剧情总是多一些,有一些可能人工智能会高一些。但一部分人只是故事背景而已,没有能互动改变剧情走向的选项。

如果你在玩宠物小精灵的时候不会和村口的NPC大爷重复说上200遍“啊,今日村子里真安静啊”,那么你也就不要给予那样的人任何实质性(特别是可操作性)的建议。

 

所以,除非你是直接看明白本文并觉得能用,那你当然就去用。这不需要你花多少时间,即便你去淘宝买一个《模拟人生4mod整合》,你多出个100来块钱,说明要求后他们可以给你定制一款——这比大多数人,也就是小老板/白领或者工薪阶层者能接触到的任何诸如“生活教育”“感恩教育”等等都远远有效得多。你所需要付出的精力,金钱,时间都至少会比那些方式减少许多。

虽然效果强度波动较为明显,但有效率在目前的测试中接近80%

注意,测试对象有半数是已经远远偏离常态的,被认为是魔王的小孩,甚至还包括一小批“少年犯”(侥幸逃过了法律的制裁,但是其行为已经足以关进去,其中很有好多个是重罪)。

对于普通的小孩,起效率接近100%(由家长得出,半年后回访的有效率)。

 

这里的普通小孩,我需要定义一下,因为有些家长对于明明挺好的小孩认为是差爆了,而有些家长却能认为接近差爆的孩子“还不错”。

  普通孩子标准(不严谨,但直接)。

  1:没有参加过严重犯罪,例如说杀人,谋划已久的QJ(或多次QJ),以杀人为目的的纵火等。LJ情形特殊,个人认为这不属于很严重的行为(不是法律上的不严重,而是小孩在这些氛围下特别容易受到周遭影响,这和大龄成年人犯下同样的罪行是不同的)。

  QJ同性通常不在范围内,除非是有组织行为。

  2:没有发生过多次的,逼迫他人(无论男女)和他人发生性关系,尤其是强迫或唆使同学出去卖。

  3:非组织型学校犯罪集团头目或高阶人员——例如说地下香烟与避孕套和其他严重违禁品的贩卖,群架武器租赁或储存服务,服务于校外商业机构的暴力组织,校内外滥交趴组织者,私立医院的人流服务的大学以下的校内兼职推广人员。

  

  注意1:即便是看上去再小的犯罪行为,只要你的孩子是较为稳定的组织型犯罪的头目或高级人员,那么你的孩子至少在大多数还有良心的教师或者从业人员里,都会被认为已经“无可救药”,拒绝孩子入学(这个钱宁可不赚)。

  注意2:看上去好像很过分?不,其中有些事情发生的频繁是远超现在大部人人预料的。只是大部分事情最终并没有酿成短期恶果——当恶行组织化+周围支援力量的短缺,大部分受害者会选择沉默。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如果小孩成为了有组织犯罪的头目或者高级人员,这意味着他可以用空前的速度在其社会下形成自身的社会定位,外界的普通干预效果是十分微弱的,而更强的干预手段往往无法在萌芽时予以采用(例如法律强力制裁,而且在萌芽时也难以发现)。

  一旦通过种种手段确知孩子的确已经是此类情况……

  最好的手段不是如何去拯救这个孩子,而是进行“清理门户”(我不是说你直接宰了啊)或至少是“逐步隔离关系”。

  在形成自我社会定位后,又是在一个特殊的边缘且高危的社会系统里面……在他“死到临头”以前是绝对不可能悔改的——不过也别抱太多希望,人家是“死到临头”才想到悔改,但不是说你撤掉“死到临头”之后他真能悔改。

  如果是14~20岁期间有长期的此类经验——如果青春期结束时他依然在做这些事,且总长度超过两年(因为我这边最多的类型就是两三年)……那么……他几乎可以肯定以后是要被法律严惩的,可能是多次受惩罚,也可能只有也只能有一次(biu~的那一次)。

  

的确,奇迹有可能发生,但可悲的是——如果父母越期待奇迹,这类孩子就越能摸透父母心思并以其要挟父母甚至亲戚,这会导致奇迹反而不会发生。

我倒是见过“铁石心肠”“切断孩子后路”的父母,在孩子后来遇到大难时完全悔改的例子——那些“表面心灰意冷”实则“暗地塞钱免麻烦”的父母则从未有过“奇迹”。

 

此外,测试时使用的“问题”孩子起效率也仅有六成左右,而且效果似乎会随着犯罪行为的组织化程度变高而大大下降。

严重组织犯罪参与者仅两例成功,但应该不是本方法的功劳(一名飙车时重伤变傻,这辈子干不了坏事/另一名因有一名绝佳的女友而扭转)

 

  警告+提示2如果你游戏中尝试了“青少年开局(也就是你孩子以后要玩的模式)”游戏方式,却发现自己无法胜任“青少年”的任务(没钱活不下去,读不好书睡不好觉),长期想不到解决办法——说明你可能实际生活中的时间安排并未达到较优配置。

  由于此游戏的设计基础是参照马斯洛需求金字塔的,而且其实时间比例安排还是相当合理的(除了工作时间是欧洲模式外),所以只要不采取极度“游戏化”的操作模式,实际上这个游戏内使用的时间安排是可以极好的代入现实生活中的(基本不用改)。

  还有,大部分游戏内生活和工作技能的提升,直到7级以内都在时间换算上较为现实,而7级以后的技能在现实生活中更需要“天赋与机缘”,这就不太好说了——但只要不采取极端的游戏方式,那么在“青少年”游戏期内是不太可能实现“十级技能点”的(游戏中青少年期的时间长度和青壮年期,中老年期,老年期一样差不多长)。

  这里很容易犯一个错误:“嗨,这个游戏太不现实了,我吃的这么胖,但是游戏里只要跑一天步就能瘦下来了”。

  问题时,游戏里人物的总寿命只有100天左右(标准长度),在现实中你用每天1%的时间进行高强度锻炼的减肥效果和肌肉增长效果和游戏里几乎完全一样,只是游戏里你是“集中在一天”的跑掉了大半辈子的步罢了(鉴于如果想多吃喝的话,你可能一辈子要在游戏里跑步三次,所以现实中对应3%的时间,半小时多一点)。

  下文中,我会谈到数个成年人不经提示很难绕过弯儿的例子,今日下午还有个伙计用微信在和我问:青少年赚钱只能兼职打零工,累死不说钱还不够,睡觉和做作业的时间都没有,需求条永远红色……

最近微信问这些问题的人有点爆炸,请看到的各位有我微信号的不要再推荐我的微信号了,我一方面是回答不过来,另一方面是这事儿只要“找个玩过的”就可以了(外加好好看之后的文章)。

你玩会了可以直接教给对方,因为你自然而然就玩OK了,只需要注意初始细节别说漏了就好(你甚至可以直接把你自己的游戏MOD包发过去,模拟人生4简直是使用MOD最方便的游戏,完全不需要什么加载器之类的——不过也要考虑游戏版本,我这边本来可以提供MOD集合,但是想了想里面有比较和谐的内容,所以我还是不作为“传播者”啦。大家还是自己找吧,模拟人生4MOD很容易找,安装方式参照下载时的说明即可)。

  

  警告3:如果你需要给另一个人建议的话,那么对方孩子如果出现的是青春期恋爱问题,那么请谨慎,原因你看后文就知道了——无论出不出事儿,任何坏事都会扣你头上的。

  但如果对方是收入远高于平均水平,是社会公认的中层或中上层人员,那么你可以相对放心一些。

  当然,如果对方已经是“土豪”级别了,那么你不需要告诉他什么。因为他要么连这么点管孩子的时间都抽不出来,要么就是他已经在现实生活中这么做了——又或者,情况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对于这三类土豪,前者就是说人家不是好爹好妈,中间是耽误人家时间,后者是给虚无的大饼和希望——他恐怕是清楚的很,只是不想被这种破事儿耽误自己时间。

 

  这些特征意味着几件事:

  1:这东西没有很短期内的商业用途(除非上升为普遍的政治正确)——在南京某教育机构的测试表明,用“推销”或者任何具有较多营销意味的手段都会导致此方法的有效性降低。虽然这种降低程度有限,但是一旦出现任何意外,家长的反应将会很激烈(家长最在乎的是自身的权威感而不是实际控制力,而这一方法会降低大部分家长的权威感——大多数人的权威感建立在“做毫无必要但影响他人的事情后没有后果”之上。)。

  现在此机构已经停止了此方法的试验。毕竟家长不是为了效果付费的,而且在维权方法没有限制的情况下,应该将经营风险无限缩小(而且效果低于平均值的手段一般比较受家长欢迎,既维护了权威感又能持续交钱)。

  尤其是接受此类方法的家长往往家里比较有钱甚至有势,所以对于教育机构而言就更惹不起了。

  学校那当然是想都不用想。

 

  2:这些方法如果被小孩自我采用,容易被认为是“带坏”——即便家长本身是想让孩子达到这些要求,但如果达到要求的方式是自主化并自我寻求支援的,那么大部分家长可能会产生很强的不安全感(尤其是那些想要“机构包办”的,自己没打算深度了解。此时这种失控感就会更强烈)。

  这些小孩如果保密不慎,那么家长可能会反感这些他以前喜欢的行为方式(因为不是“受控”产生的),但又找不到新的合胃口的行为方式,此时家长为了避免这种不适感就会将精力全部用在“追责”上,这对你也是不利的。

  如果上升至大群体层面,任何制定此类策略的管理部门也会被千夫所指。

  所以,不要指望任何教育层面的较为有效的方式被上层推进,能够被改进的很少会是基本教育。只有那些高等教育较为容易被改进——仅限于社会整体教育水平上升且教育投资极为划算的时期,此时资方(家庭里是家长,社会是投资人)才会冒风险将更多的控制权交由公立或者私立的任何第三方机构,并且在此时高度依赖于教育机构(无论公立还是私立,但关键是高等教育时期,社会文化是默认孩子本身已经具备了所有决策能力,所以责任可以完全移交给孩子本身)。

  由此可知,整个教育分类的实际效果也是周期波动的。

  这是最底层的“消费者”的共同规律,所以无法通过任何政策或者策略进行根本性的修改——通常修改只能延长劣化时间,甚至让别的社会机器去服务于这种劣化。

  所以应对教育问题,最好的方法不是试图修复错误,而是尽可能跟随市场,但不要让其他社会机器去“赔偿”教育失利所带来的负面效果。

  如果能让一代人快速崩溃,然后集体才能从之前的观念中同期改变回来,重新走入正轨。

  所以,如果社会控制机器能够充分放任危机发生,然后在多次事发后能迅速在舆论上扩大事端,那么就更有利于缩短教育系统从根本上的“基层劣化触底”的时间。

  就现代社会来说,优秀受教育人群的多代断代损失,远大于短时间内的密集损失,所以我们应该在需要的时候,在触底甚至之前的时候急速加大问题的严重程度。这样就有可能既减少了总损失,

  当然,此话题多说无益,还是点到为止。

 

  

  好,前期注意事项内容到此结束,已达接近6000字(所以请小心)。

 

  另外,由于我告诉你本身也是“别人告诉你”,我将会在后文中标示出一些最典型的“你孩子玩过以后出现的你不喜欢的行为”的可能。

  也就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如果你自己就是处于这个阶段,需要使用的青少年或者青年(水库有这样的?),那么请绝对注意保密+卖萌+别乱花零花钱,尽可能全攒起来但要让你的家长认为你是花光了——就和对付公司领导一样,领导最喜欢月光族。我们老一辈在小时候隐藏金钱的主要方式是宣称自己在集邮,反正不集邮的家长也不知道这些邮票不值钱,我们只要说的贵一点就能造成零花钱全没了的假象……当然,如果你有足够的水平,你就可以找到和你类似的人,然后开一个“洗钱小组”,专门提供家长觉得无害但又不清楚价格的东西,让别人来购买这些洗钱产品,不过现在这个时代似乎是不太需要这个生意了(现在适合青少年的可消费产品太多了,家长觉得很正常的东西也多了,但是家长依然不清楚价格)。

  

  最后一句话(给13~21岁的人):整个游戏,其实是个促使一个人从根本层面上独立考虑问题与解决方案与整体战略决策的东西——任何有意或者无意的推卸责任的倾向都会妨害三者目标的达成。

现代社会之所以能稳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建立起了一套责任互相推卸循环。这看似能使行为者在当时受益,但实际上这是一种有必要但很恶心的奴役系统——这使得你在决策上必然受到身边周遭世界的大量影响,这对于周遭世界中你附近的个体也一样,这使得绝大多数人被“绑定”。一旦某些个体脱离这一系统,那么他以前所有推卸过的责任将会重新回到自己头上,而他并没有在这些方面独立自主决策的能力。

信息强势者因为组织体量巨大,所以通常只能考虑“稳定”,这种绑定方案就很有利于稳定(我怀疑这玩意儿可能才是导致“分工”的原因之一,而不是因为什么提高生产效率的需要——那些因为自然环境等诸多原因人口数量一直很少的部落几十万年都没搞出个像样的分工)。

所以,一切人类个体,有机会的一定是那些可以逃离“绑定”的人——或者用更鸡汤的方法来说,就是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人。

思考,自主,决策,行动;这四件事对于组织来说,最大的激励是“安排权力顺序”。

对于个人而言?排位的起始点则来源于负责。

这里的负责不是指广泛道德意义上的负责,比如说什么不犯罪也是负责——不是如此,只是你要有承担自己行为后果的觉悟,所以有些犯罪者对于自己而言是负责的。这种犯罪者虽然不能予以赞美,但至少是条汉子。

 

简单的一句话:谁,一旦开始“想怎么样”(或者不想怎么样),那么之后客观现实有没有“怎么样”,那就都是自身的责任。

其他所有东西,都是“怎么样”的工具。

说个极端的“不想被强奸”“不想被诈骗”好了,被强奸和被诈骗都是自己的责任,后续所有的对那些人的“惩罚行为”全部是外界一定的给予你的工具。占据道德高地,将责任推给犯人也是一样,这只是工具——不使用这些工具的人,即便继续受到了侵害也是很正常的,如果此人接着只说不做的话,那么他实际上就是在出卖自己的“地位”,想让另外什么人或者是你去承担风险去帮他干这件事。

不过我们也很明白,大部分自己不愿意用这些工具的人,你去帮助以后,他不反咬你一口以获得自己的最大利益就很不错了——以出让个人“地位”来获取风险转移,往往都会以大猪蹄子收尾。

 

对待自家小孩也是一样,你想让他怎么样,无论这个要求看起来多么“理所应当”,那它依然是你的责任;你不想的事情也是同理。

 

什么是巨婴啊?就是把那些外界存在的一定的“追责”工具当作必然的存在且会自然而然被行使,将一切视为理所应当。

这本身就是将“工具”给图腾化了——如果工具成为了“神仙”,那么良好的使用不同工具也就成了痴人说梦。

塑造人类更是很复杂的一件事,即便把现有工具用好了也不能百分之百达到预期,更不用说用不好或者乱用了(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用)

 

好,现在提醒完成了,本文分为上中下三篇。

本篇仅为提醒+思考。中篇为思路准备与提示。下篇为了解自己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孩子,最后额外篇为常见问题对照解决手册。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肛里拉出个电锯,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43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