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思考与结论#C010

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思考与结论#C010

编者按:


本次是城市发掘者公众号第一次刊登他人原创文章,作者是个非常年轻的留美学生,也是奥派经济学的拥护者,他的文风比我要更硬朗些,对于普通大众读者,可能比较烧脑,但是仍然瑕不掩瑜,希望他未来能够贡献更多精彩的文章与观点。

------朱红之泪


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思考与结论

/曹伯钰, 公众号《幸存指南》主理人

 

一)知识产权的争论


写本文的动机源自于水库知识星球对保护知识产权的讨论。

 

大家知道水库是讲房产投资的,我们于其他投资论坛的区别是讲逻辑。

 

既不像分析师们推荐股票撞大运,也不像炒数字货币坐庄玩传销。

 

我们一切的投资行为,都是基于对经济学的理解,对大势的把握。

 

所以讨论经济学是非常有必要的,根基如果出现撼动,则一切理论都会向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塌,一文不值。

 

传统知名经济学家薛兆丰,周克成都是拥护“保护知识产权”的,他们的水平非常高,高到让不拥护知识产权的人看起来像是“民科”。

 

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思考与结论#C010

此贴引起的大量的辩论。

其中笔者的回复是:


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思考与结论#C010

 

神仙打架,我等本来只有观望的份。写此文在各位学者面前也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



二)辩论的困境


如果是10年前,我跟你说要保护知识产权,少下点盗版电影,你会让我到一边去,别耽误你看片。

 

现在连抖音上的网红都开始宣传保护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了。他们站在了“大义”的一侧,道德的制高点,白领们会用鄙夷的眼光俯视那些下盗版的人。所以你再说“什么狗屁知识产权”仿佛是一种很低端,很low的行为。

 

都快2019了,我们又开始讨论起是否要保护知识产权了,这不是倒退么?这不是弱智么? 这不是奇葩么?

 

我们不是为了奇葩而奇葩,而是有些点在经济学者内部还是有争议的。

 

把技术copy来,穷人上偏方,曲线救国,无疑是对我大中华崛起起了不错的效果。以至于美国一提到技术就会对亚洲产生鄙视,头疼。好像美国人都不敢创业了,削弱了美国的竞争力。利弊同时凸现出来。

 

无差异人类劳动,原创者和copy者,双方都在付出劳动,都没有使用暴力。微软尝试打击copy这么多年,终于在windows 10 放弃了。你们花不要钱的人力破解,他们还得让20万美金一年的工程师来修复copy版,既然耗不过你,不如免费算了。

 

没错,我就是看着copy电影长大的。我就是用着 copy Windows长大的。成本是几台几千元的电脑,回报是今天和明天的曹伯钰。你说对社会的效用是不是增加了?若因为儿时不舍得掏钱的缘故少看几部经典,而成为没文发的屌丝,对社会的效用是不是减少了?

 

你可能会说,我成为屌丝没关系,再多几千万屌丝电脑盲也没关系。如果保护知识产权再早些,可能现在我们都用上Windows 15 了呢。

 

这样讲,多几千万会用电脑的人,和发明出window15、20 哪个效用大,是无法正面比较的。

 

普通人的观点不一,会找名人说过的话背书:“XXX说过,怎么怎么着。”或者相互甩例子,像跟家长沟通一样,你妈发给你《保护知识产权的十大好处》,你说不过,就找了一篇《保护知识产权的15大危害》回了过去。

 

结果你妈放出大招,反手一篇《震惊!大学生下载盗版电影居然遭逮捕》。苦口婆心,都是为你好。这局以你的失败结束。


笔者曾跟美国常春藤学校的经济博士辩论过经济问题,当面讨论是很尴尬的,即使双方都心平气和,就事论事,外行人也担心双方是在争吵,吓得赶紧转移话题。


如今有了互联网,我们终于可以把话说完。


“辩论怎么能叫争吵呢?读书人的事,你怎么懂。”讨论到关键处,在现实中是会有人拦着的,而水库是一个包容质疑,包容辩论,要分出对错输赢的地方,输了不丢人。



三)哪个社会效用更大


我们对保护产权(私有)的重要性是无可争议的。你赚来的东西得是你的,你愿意烧了捐了是你的事,我就算再想要也不能抢,只有这样你才会继续用心生产,守住劳动果实。

 

可是问题出现在,“知识产权”是不是“产权”? 知识到底有没有产权?

 

产权包括“占有权”。如果知识有产权,那么知识流淌在谈话中,演讲中,空气中,你如何把空气占为己有?靠监管帮你看着么?


我的观点是:吸进你鼻子里的,才叫你的空气。做成产品打包卖出去,才是你的知识。没能卖出去的挣到钱的,不叫你的知识。这不是大海里捕鱼,你多捞一条别人就少捞一条,有排他性。而是你用嘴吸空气,人家用吸尘器,能捞多少捞多少。

 

抖音上有人讲秦始皇,是不是也侵犯了姓赢家的产权?嬴政后人是否应该去找说书的要版权费?---有本事能要来就去要,但是别嚷嚷着起诉人家侵权就好。

 

备注说明一下,我们说的“保护知识产权”是指:“最终暴力机构”是否要来用暴力手段保护知识产权,比如强行搜查下架盗版。

 

你拍一部电影,写一本书,拿出去卖钱,想办法保护自己劳动成果,是没有问题的。收你能收的上来的那份钱

 

你深恶痛绝的谩骂你的抄袭者,呼吁消费者来购买你家的商品,也是合情合理的。

 

至于有人在家下载了你的电影歌曲,警察要不要替你去查水表,才是我们讨论的对象。

 

我们要讨论出的正义,是以“哪种对社会整体创造财富的效率增加得多”来作为判定标准。

 

为了表现出正方反方在“哪个对社会效用更大”的分歧,我用周杰伦来举例。保护知识产权的正方说:“盗版毁了中国音乐艺人。正版不赚钱,现在没人好好唱歌了。”

 

反方说,盗版成就了周杰伦,使他的音乐传遍世界。人人皆知。如果把下盗版的人都抓起来,他现在的身价名气不到十分之一。

 

周杰伦后来在QQ音乐上也开始收费了,想听新歌请购买电子专辑,或充值QQ绿钻。

 

之前收不上来钱不是没那技术吗。现在技术够了你能收多少收多少,没有问题。

 

你自己出钱想办法保护作品,给电影打马赛克,和音乐软件合作收费,在药方里加干扰剂,反方也是支持的。

 

笔者也是创作者,也学习借鉴别人的智慧。但也会想尽办法让读者掏钱买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打水印,增加收费版解锁隐藏内容等。

 

但是我不赞成调动最终暴力机构,用其他纳税人的钱来帮你做你自己做不到的事,用于谋取私利。

 

我想听盗版,可以下盗版听,可以上朋友的QQ绿钻帐号听,可以站在理发店门口听。我是否侵犯了周董的产权,理发店是否侵犯了产权?

 

以后路过理发店,是不是也得有警察盯着我让我投两块钱付听音乐钱?


一项“规则”,必然是有利有弊的,比如加税发福利,劫富济贫,对穷人有利。同时削弱了人们的劳动奖励,让劳动价值低的人获得了超出应得的回报。


我们要讨论的是总体,对社会总体产出效率的利弊,则必然是减税减福利增加效率,最大化的鼓励人们勤劳致富,各显神通,这是没有争议的。可是保护知识产权就不一样了,利弊效用模糊。

 

动用最终暴力来保护知识产权,正方观点鼓励创新,反方观点说扼杀创新,因为创新不是天马行空拍脑袋一鸣惊人的,而是在踩在前辈的肩膀上而改良出来的。

 

瓦特没有发明蒸汽机,瓦特是改良了蒸汽机,从此拉开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帷幕。因为侵犯知识产权而把瓦特抓起来,可能我们现在还生活在原始社会。

 

你可能会想:那到底是利多还是弊多,要是能“量化”就好了。保护的话GDP增长10万亿,不保护的话增长9.5万亿,同比减少5%,所以利>弊,启动政策保护。

 

这就给了“计量经济学”提供了土壤。可是计量经济学并不靠谱,我们择日再详说。

 

到底是保护效用大,还是不保护对整个社会效用大呢?

 

根据过去的事实,美国领先强大且保护知识产权。

 

弱国拿来就抄,曲线救国,国力进步飞速。

 

如果你问周董,周董会说:我以前不火嘛,千万别搞死盗版。等我火了,希望国家严打盗版,把每一首歌都换成钱。

 

所以嘛,结论是什么?得根据国情。弱国呢,弯道超车,拿来就抄,野蛮生长,不应该保护知识产权。

 

强国为了保持领先地位,应当暴力保护知识产权。


呵呵。

 

这样的结论,拿去给大学生混毕业论文还差不多。

 

模棱两可,浑水摸鱼的结论,不符合水库精神,发出去是要被鄙视的。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正义,什么是效用最大化,我们是要讨论个水落石出的。



四)没赚来的钱,不能叫损失


美国领先强大且保护知识产权,并不等同于“因为美国保护知识产权,所以美国领先强大。”普通人的逻辑有漏洞,一句:“看看人家美国,就保护知识产权”就能说服了。

 

有没有可能,美国如果不保护知识产权,会更加领先,更加强大呢?

 

过去老师常说,题不会做的时候想想概念,套套公式。

 

我们的公式是什么呢,dT>0, 交易创造财富。看一项“新规则”的好坏,是看他增加了交易,还是减少了交易。

 

盗版的产生的确有可能导致正版销售下降,但这是有可能。


如果一个正品包卖500,另外一个高仿卖50,有十个人去买高仿了,正版是否就损失5000元了呢?


不一定,因为没有盗版可能这十个人一个花500买正版的都没有,也有可能有一两个,这一两个可能来了还还价呢。


所以怎么计算?没法计算,没赚来的钱,不能叫损失。可能会赚到的钱,太虚,自己想办法保护,赚到手,起诉侵权什么的就免了吧。

 

正品叫阿迪达斯,仿品叫阿迪王。你凭什么说消费者就是冲着阿迪达斯的三道杠去买盗版的呢?人家要说自己就是看阿迪王不错才买的呢?


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思考与结论#C010


盗版使正版交易下降,削弱了正版的创新热情,以后不愿意创新了,交易减少。

 

但是盗版也使交易增加,养活了千万的仿制者。

 

有盗版存在,如果交易增加了,则财富增加了,是正义的。

 

那么交易到底是增加的多,还是减少的多呢?

答:增加的比减少的多,因此不保护知识产权是正义的。

 

为什么?因为我抄袭不会给你抄倒闭了。即使正版的效用从10减少到5,盗版效用从0增加到8,也是对社会有益的。


原本想买阿迪达斯的人有10个,十次交易。等阿迪王出现了,买阿迪的变成1个,买阿迪王的变成2了?变成三次交易了?不可能。

 

因为10个对“阿迪”的需求还在。


盗版的出现对“阿迪”的总需求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可能是3个去买阿迪达斯,7个去买阿迪王,总交易数不变。也可能是5个买阿迪达斯,8个买阿迪王,多出来三个被“阿迪”圈粉。还有可能是112个买阿迪达斯,100个人买阿迪王。

 

抄你是因为你还行。


如果原厂都倒闭了,还抄个毛线啊,盗版也得倒。盗版会和正版相互制约达到一种平衡,不会一起死。

 

这个跟生产与抢劫有本质区别。抢劫是零和游戏,最终导致负和游戏。

 

总财富=生产者剩余 + 抢劫者到手 – 生产者受挫的积极性 < 生产者产出

 

盗版是正和游戏。

 

总财富= 正版者产出 - 正版者受挫的积极性 + 盗版者的产出 >= 正版者产出

 

存在盗版,总交易是增加的,正版抄不倒。

 

回到之前的问题,东国差距在和美国缩小,对美国领先地位的伤害有限,反而更加深了人们对“被抄袭者”美国的敬畏。

 

中国人用了这么多年的copy Windows,产生了那么大的效用,也并没有妨碍微软成为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之一。



五)知识产权与反垄断。

 

从另外一种思路来看,我对“反垄断”的态度是明确的,旗帜鲜明的反对“反垄断fa”。因为只有暴力,才能垄断,没有暴力的垄断不存在。后续笔者会写一篇文章《什么是真正的垄断》,敬请期待。

 

美国有些公司,专门收购专利,然后什么也不发明,留着专门去告那些好像侵犯知识产权的公司,以敲诈威胁为盈利模式。


最著名的是Intellectual Ventures公司, 创始人 Nathan Myrhvold,边保护知识产权边垄断。

 

保护知识产权,与反垄断,天生矛盾。

 

反垄断的初衷,是为了多给屌丝翻身机会,增加竞争。

 

而保护知识产权,是使用暴力手段催化垄断,减少竞争的。

 

你到底是要增加竞争还是减少竞争啊?

 

咋办? 两个一起取消啊!



六)结论

 

少点管制,让市场自由博弈。如果我开发出了无法盗版的付费技术成功主宰市场,你别用“反垄断”来搞我。如果我没有防破解的本事,我也不会用“侵犯知识产权”来搞你。


写到这里,我已经理清了,逻辑战胜直觉。笔者正式加入“反对保护知识产权阵营”,与布尔费墨、yevon_ou、恰空,并肩作战,贡献绵薄之力。


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思考与结论#C010

        布老师,我们来了。

(图片里中文下面的英文翻译,是错的。)

 

我们对真理是有追求的。若有更有逻辑的反驳,我们也随时准备当墙头草。

 

我今后写的文章该打水印打水印,该收费收费,使出浑身解数,来赚我能收得上来的那份钱,并不冲突。我只是不需要ZF用纳税人的钱去管我自己管不了的盗版者,使交易减少。


(原文经修改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朱红之泪,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43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