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斜杠青年的娱乐圈生涯

本文倒叙。


昨天晚上和几个影视圈的朋友一起去工作室看片。

一部好莱坞……的拍摄样片。也就是正片还没开拍,先拍的一个小样,把拍摄手法、故事调性、场景风格先展示出来,用来和投资方对接。


在昨天之前,我都不知道电影制作还要先拍demo,连演员都不是一批,而是特地找一群演员去拍个小样。


哦对,业内一般不叫演员,有实力的演员,叫卡司。我绝对不会承认,在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曾经掏出手机百度过。


放映室设备和电影院基本一致,座椅则舒适的多。但看完我只打寒颤,因为样片非常之血腥暴力。放完,主人问:

要再看一遍吗?


我在一片黑暗中条件反射地边摇头边发出“en er en”的拒绝声……然而伴随着身边大佬们格外一致的“再看一遍!”,我在难以描述的抖霍心情中,和镇定的大佬们一起二刷了血腥画面。

一只斜杠青年的娱乐圈生涯

看完样片,大佬们开始分析片子的投入产出和风险,比如这个题材能不能过审啊,亚裔演员在海外有没有受众啊,值不值得早期投资啊。

我用我仅有的、刚刚在温哥华电影学院学到的专业知识,勉强理解部分内容,像是完片担保,海外发行,采购合同。


到了晚上一起吃饭,大家开始聊电影。奥斯卡提名啦,戛纳电影节获奖啦,从导演聊到导演的近期作品,从近期作品聊到即将开拍的后续系列……我微(han)笑(lei)听完,发现他们聊的电影我不仅没看过,连听都没听过。


仔细一问,他们除了工作审片外,每天至少看一部电影,放假量更大……怎么说,倘佯在电影的海洋里。

看片量的巨大差距,让他们对我这个斜杠青年产生了强烈怀疑。他们说,不行啊,你看的太少了,你是我们圈子的嘛!


我是吗我是吗我是吗……我陷入了沉思。


正宗娱乐圈人士的常识范畴和我们……我们半只脚踏进娱乐圈的斜杠青年的常识范畴是不一样的,不信我考考你们:

1、贾樟柯导演的最新电影是?上一部电影是?

2、韩国拍的,出现高仿三胖演员的电影名称是?

3、《大轰炸》的投资额是多少?

4、《新乌龙院》的主创团队有谁?

5、王家卫的御用灯光师叫什么名字?


补:本文写到一半的时候,合伙人睥睨地告诉我:这些我都知道。


大学时候重修概率论的回忆浮上心头。

大脑一片空白的斜杠青年,痛苦地捂住脸。

一只斜杠青年的娱乐圈生涯

但我也是扳回了一城的。

我问他们:你们看过极限挑战吗?

他们摇摇头,我们不看幼稚的综艺节目。

你看,这是不是就说明,在艺术领域,每个人的盲点不一样。

一只斜杠青年的娱乐圈生涯

上周三,影居联合主办了一场影视人万圣节派对。这是我第一次组织影视圈的活动,我特别兴奋,你想,我们只是影视产业链的一个环节,和温影的刘院长、工会的刘主席同台做东,简直是IG逆袭,飞一般的感觉有木有!


好吧,其实活动开始前,我的主要思想活动是俩字:忐忑。

这种感觉就像在老学校称王称霸为所欲为的转学生,到了新的学校,第一次在开学典礼上发言:

咳咳,大家好,我是陈苗苗。很高兴认识大家。我是个内向的人,请大家不要欺负我。

一只斜杠青年的娱乐圈生涯

一只斜杠青年的娱乐圈生涯

好在最后活动(超出预期地)办的非常顺利。

我们又往前迈了一小步。


今年年中的时候,我做了个简单的统计——我们接拍的片子基本是TVC,很少接触电影。一方面自然有上海主场TVC需求更多的客观原因(电影市场主要在北京,我们也打算在近期开放北京的加盟),主观原因也有,就是对电影市场的需求认识不足。


为了更好的进军好莱坞……哦不,是服务好莱坞的制作,我做了几件事。比较重要的两件,一是接洽了一些做海外协拍的中间方,二是报名了电影学院的进修课程。而电影学院的进修里,有一个环节是深度参与一部影视作品的制作,合适的情况下,我们甚至可以以场地供应的形式参投到制作中。这次充电,世界瞬间打开了巨大的画幅。


梦想清单里有一条很久前写下,一直未勾掉的内容:拍一部纪录片。今天看来,似乎在向它靠近了。


影居接拍第一条片子,是2014年。大量的接拍,则开始于2016年底。

做这件事遇到了很多质疑,有说拍摄对屋况保养不好的,有说网红取景地红着红着就黄了的……就像更早的时候,很多人质疑大户型到底有没有客户。


伴随着大家的质疑声,我们走到今天。不是没遇到过困难,而是把困难一个个克服了。

拍摄容易磕到墙,我们就每季度做一次墙面保养翻新。设备容易磨损地面,我们要求所有设备套上网球垫和地毯。拍夜戏容易闪瞎邻居,我们提前准备好遮光的黑布。拍太多的场景腻味了,我们和关系好的剧组商量着保留道具组的置景,摇身一变成了新场景。

犯过的错误,踩过的坑,脑子里进过的水,身上流过的汗,轮番熬过的夜……记录成册,厚厚一沓。


在品牌刚注册没多久的时候,我们还遭遇过使用权危机。

还记得那一天,我接到一家做摄影器材公司的电话,问,影居这个品牌卖不卖。


“不卖,我自用。”

“我们公司注册了全品类,就差你这一个品类了,你开个价。”

“可是我不卖啊怎么开价。”

“你这属于恶意抢注,我可以告你的你知道吗,你开个价。”

“我没有卖的意图,你有买的意图,要不这样,你开个价。”

“40000。”

我沉默了,心想你早问我呢,早点问我我宣传还没做出去,可能也就卖了,1600块钱注册费,卖了有40000,20倍呢!


但我是个有骨气的人对不,于是我忍者心痛说。

“你早说这个心理价位就对了嘛。我,不,卖!”


那个时候真的很穷,每次要付项目的工程款,都要掏出一打信用卡和工程队长老夏说:来,我们每张刷一点。

而老夏也会驾轻就熟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pos机,说:来吧!

一只斜杠青年的娱乐圈生涯

前阵子和大学闺蜜聊天,她说她全款买了辆车。我说哇这么奢侈!接着她补了一刀,说因为我没有那么多月供要还。

聊完特别伤感,因为我买东西从来没有用过现金,买车的首付得刷卡,刷了慢慢还,公司里采购软装得刷卡,刷了慢慢还。每次有大项目要结算就得发动身边的朋友凑钱扶贫。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陷入焦虑,然后问自己一些哲学的问题:

我到底有没有赚钱?

我赚的钱去哪儿了?

我的卡怎么就不提额呢?

一只斜杠青年的娱乐圈生涯

今年总体来说就开心很多,每个月拍的TVC有二十多条,生意红红火火。

虽然年初积劳成疾住院了一个月。刚出院的时候写过,就不展开了。我是主角,我不能死——ICU归来谈

虽然小崔事件把影视行业带到了政策底。

虽然进博会期间不能拍片子。


现在的影居,在上海的制片圈子已经有十之七八的普及率。

我常常在认识一个新制片的时候,看着对方一边打开微信收藏夹,一边告诉我:影居啊,我们有你们的资料,之前公司的哪条片子来你们这里拍过。

我很欣慰。


跨界就像劈叉,是件需要花大量时间精力逐步摸索的事情,找个切入点跨半只脚,摸到一点头绪,再深度进修,夯实另半只。很久很久以前,我写过一系列关于斜杠青年的文章。随着跨度越来越大,深度越来越深,愈发佐证了跨界是探索生命探索世界过程中,靠谱又有趣的方式。

不是转行,不是跳脱,不是抛弃原来,而是从半只脚到一只脚的逐步跨越和整合。

PS,前阵子微博被封了,无奈用了新ID——一只脚踏进娱乐圈的罗尼。


忙于俗事,许久没有认真写一篇文章了。

希望以后有时间,可以常常更新斜杠路上的小故事。


最后,发一条今年夏天我们自己拍的房东故事小样片。

长期收集房东故事剧本和演员,欢迎大家随手转发,评论点赞第一名送打了马赛克的小道具哦(如果你喜欢的话)!

一只斜杠青年的娱乐圈生涯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罗尼,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429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