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1 为什么我们不能换档

从目前来看,“KQ经济学”是遇到困难了。
今年2014的经济数据非常差,据说发电量仅增长5.7%,换算成真实GDP增长应该是4.5%
当然,真实的数据是国家级机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形势真的非常差。以致于新相“大招”迭出。又是刺激又是补药,争取在十二月之前扳回一点分数。
本文以下纯属贾雨村言,电脑自动跳键打出。和本人没有任何关系。
一)北大
作为北大厉以宁的学生,我们遵循的是完全正确的经济学。
不说别人也知道,原有的路,的确是走到尽头了。再也走不下去了。
凭借着“政府投资”拉动的经济,毒副作用极大,不可持续。不可循环。
业内有句笑料的话,“钢材的唯一出路,是用来兴建新的钢厂”。
以投资拉动的经济,产销不对路,只能挤压越来越多的浪费产能。钢铁业要振兴,房地产业却要打压。
于是钢材产量的唯一用途,就是拿来兴建新的钢厂。
这条路的确是走到尽头了。你知道,大家都知道。
作为北大的高材生,信奉的是完全正确的经济学。市场的交给市场,少审批,少管制,尽量少印钞。不要“刺激”经济。
可现实是,给了书院派一记响亮的耳光。我想书院派目前肯定也很郁闷,逻辑上完全正确的事情,为什么市场反而不领情。
我不印钞了。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二)估值
为什么?我们要从股市说起。
银行股是一个最简单易懂的例子。外界对中国Banking业的估计,是每年增长20%。无论营业额,利润,资产规模,永远都是20%的复合增长。
为什么,因为中国的M2每年增长20%。
银行是经营钱的公司。如果M2每年递增20%,那么银行业的营业额,肯定是每年也增长20%。
这毫无难度,毫无压力。假设所有的银行股都上市的话。
好了,如果你突然宣布,2015年的M2增长为零。那会如何。
那么,明年银行股的总体业绩,无论如何也做不都20%增长。平均就是0%
哪怕你再努力,再刻苦。有输有赢,整体银行股的增长,就是0%
在我们的股市之中,其实已经蕴含了“明年递增20%”,如果你把这个速度调到零;
那会发生股崩,绝大多数的股票会暴跌。
同样道理,考虑到目前的实体经济。
很多“投资”看似是不赚钱的。譬如我投资3000万兴建一个制铝厂,目前一个铝锭可以赚5元钱。
这笔投资,在今天是没钱赚的。甚至连3000W的利息都赚不回来。
但是之后呢,假设五年之后,压铸一个铝锭,加工费涨到10元。
那么我的工厂投资就是明智的。年复合回报是跑赢贷款利息的。
加工费凭什么会上涨呢。为什么你这么肯定加工费的上涨。并且肯承受今天的亏损呢。
因为你预期到了货币每年15%的贬值速度。你已经把这件事加到你的“投资计划”中去了。
假设我现在和你说,明年不印钞了。未来五年,铝锭加工费还是5元一个。
你岂不是要亏死。
实业面临大规模的破产。这并不是戏言,对未来的“预估”,已经融入到今天每一个投资判断。年化15%的贬值率,是刻到骨子里去的。
同样道理,还有房地产市场。
“年化15%的贬值”,是融入到所有的估值中去的。今天的房地产租金回报率,不到2%,仅仅只有一点几。
但是这个租金回报率,是将“租金每七年翻一翻”预期在内的。过了七年租金回报率就是3%。
过十四年就是6%,过二十年后就是12%。这样看来还是跑赢资本利息。
假设你和我说,“明天开始不印钞了,2015年~未来都不印钞了”。
那么房地产价格会大跌,会跌剩今天的1/4左右。
三)破产
我们有很多铁公基项目。西部省份的高速公路,300亿投资的Hwy上连一辆车都没有。
但是投资方仍然是信心满满,一方面车辆量会逐步增加,大约每年15%。
另一方面,高速公路的收费,其实也是不断在涨的。从最初的5元涨到现在25元,拉长看每年也有15%。
这样复合增长就有30%,这笔生意还是可以赚回成本。
假设2015年北大的学院派教授和你说:“印钞是大恶的,从今以后不印了,M2增长率为0%”。
那会发生什么情况呢。高速公路公司会破产。
贷款给他们300亿的银行会破产。
连带整个金融系统会破产。
“治大国如烹小鲜”!
这句话的意思,治理一个大型的国家,就象煎鱼一样。不可以翻来覆去,否则鱼肉会散架的。
我们的确知道,滥发钞票是不对的。钞票的增量最好是0%,不会摊薄老百姓手里的任何财富。
但问题是,过去十几年的岁月,已经将“15%通货膨胀率”,镌刻到各行各业中去了。
如果你明年不持续15%的通胀率,则企业会破产。
股市会股崩
楼市会崩溃
基建项目会破产,银行会破产
金融系统会破产
这样的后果,你承担的起么。
四)积重难返
早在2014年春季,“学院派”经济学家进行了他们第一次伟大尝试。当时,为了抗拒“强刺激”的恶名,银根抽得非常紧,贷款压缩得很厉害。发生了“信贷极寒”。
这样做的结果,是全社会,全行业哀声一片。
拜托,企业刚刚按照“15%通胀”的预期做好了生产计划,你突然来个“0%货币增长”。你让企业怎么活。
你让资本市场怎么活。
你让估值系统怎么活。
治大国如烹小鲜,你这分明就是急刹车么。
所以大伙跟着赶忙调整。哀鸿一片。扩张负债的企业,忙着修正自己的资产负债表。
原先排好的生产销售计划,现在变得不知所措。
高利贷横行。
影子银行资金市场百鬼丛生。
我们知道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治理一个大型国家,要象“煎鱼”,不能翻锅。
中国的金融系统,是沉疴久年,积重难返的一件事。
你就算想要遏止“强刺激”,也不能一下子把刹车从180码踩到零。因为大家都做好心理预期了,急刹车会把人都呛死。
积重难返。如果真心想要调整,只能一步步降下来,从“强刺激”“略强刺激”“略弱刺激”“弱刺激”,15%,12%,10%,8%这样一阶阶降下来。
否则,将引发社会太大的动荡。经济数据自然也不好看了。
五)药方
过去十年,是积弊积累的十年。要想退出错误的政策,回到市场导向供需平衡的正道,方向是正确的,但步骤得一步步来。
1)加速度不能太快。哪怕违心,你也得维持“刺激”。一步步花几年时间降下来。
2)希望在增量。放松管制,立刻取消房产、广电、支付、电信等行业不合理的管制。否则你做得再好,也不过和秀相最后一年成绩相当。
3)市场化是对的,不要放弃。
(yevon_ou@163.com,2014年11月21日晚)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majia,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41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