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是个什么玩意儿 #Y209

“尊严”是个什么玩意儿 #Y209

“尊严”是个什么玩意儿 #Y209

 

好啦,又到了肛锯胡说八道时间啦~~

这次我们来聊一聊尊严这个东西。

注意,我当然不会从什么哲学啊或者任何严谨的学术方式来阐述这个问题。

我建议大家看文的时候最好喝点小酒,弄点猪耳朵吃吃,悠哉游哉的慢慢看。

附注:其实我更喜欢猪头肉,脸颊那一块的,我也喜欢毛蛋(就是快要孵化的,里面有小鸡的鸡蛋)。如果可以的话威士忌加煎饼卷大葱就太好了,可惜我在南方是很难吃到正宗的煎饼卷大葱的(威士忌也老买到假的)。


 

正文开始。

尊严这个鬼东西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大部分概念一样,都是复合型概念,而且也有程度的差异,所以我觉得要精确的描述并不是很容易,但是我们还是应该尽可能有条理的去看待这些稍显模糊的事情。

和别的概念一样,我们对尊严的理解,其实倒没有太多理性上的具体认识,大多只是和另一些相似概念联系在一起(找近义词互相串起来而已)。


这里呢,我先举个例子,昨天晚上我偶然和老公看了一集爱情保卫战(我从来不看那玩意儿,但是刷出个有趣的标题,我就看了……还有,我是四号锯,我已经离婚并和二号锯结婚了,我一般脏话比二号要多,虽然话风差不多但一般比二号更说人话。哦对了,我经常写感情类文章,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喜欢)。


 

这一集的狗血内容是:一个女的,出轨了三回,回回男的都原谅了(女人也死缠烂打了)。这女娃娃的办事过程也很简单。

别人给一点小恩小惠,然后就跟人家好上了。过一段时间呢,发现男主还是不错,于是回去找男主(三回)。

男主三回都答应了,再后来一次就不答应了。

女娃就想上节目,继续再neng一回。男主上节目主要是为了让这个女人别瞎鸡儿再死缠烂打自己了,也怕自己又心软了。

我们先甭管节目内容是不是真的(一般背景是真,过程假),主要是主持人的评论还是比较能符合大众口味的。

主持人就说嘛:你这女孩子,太没尊严了。别人给点小恩小惠,你就跟别人好上了,回头还请求原谅。你这既是丢了自己的尊严,也是侮辱了别人的尊严。

(你们想看视频的话可以去b站搜,关键词可以是女孩三次出轨

我们分析一下主持人的话。

这里的没尊严,是指别人给小恩小惠就跟别人好上么?

恐怕不是,这事儿肯定是有潜台词的。

毕竟人与人之间好上,除了被迫相亲介绍以外,不都是从小恩小惠开始的么?一见面就送航空母舰的应该没几个。

 

 

如果是小恩小惠就搞上了,又能被叫做没尊严。一般是连续不同的人给小恩小惠都搞上了,而且是自己明知道以后没啥太大好处的情况下,自愿的搞上了,这就能叫做没尊严了。

那么没尊严可以理解为价格太低

好像也不能这么说,因为经常有小恩小惠,但是大家在一块儿虽然磕磕绊绊,但对方也没有太大的奇葩行为,那也不能叫没尊严。

 

我们通常可以发现,没尊严这种行为往往和对方的主观意识很有关系,而且这种主观意识还往往是基于不对等交易的。

但是要注意的是,不对等交易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是狂砍价啊,钻空子之类的。

比方说,如果有个家伙给了小恩小惠,然后你跟人家好上了。这个人虽然不咋地,钱也不多,也不懂怎么疼人,但是生活上也经常迁就你……有时候有点坏习惯,周围的人也觉得他配不上你。

这个时候周围人会觉得你没尊严么?

一般来说是不会的,最多认为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所以我们从大众反应也可以得出,至少在大众眼里,没尊严绝对不仅仅是价格低

更何况,价格高也未必会被人认为是有尊严的。比如说为了一笔不小的钱,随随便便就和富二代搞上,然后被丢掉。

这个时候也很难被大众认为是有尊严的。

所以有没有尊严,是不是受尊重,和外界对于另一方的主观意识的判断有很大关系。

那么,是指对方有意要害你,给你更低价格就是没尊严

不尽然。

比方说就我刚才说的那个节目好了,女的肯定是真的想和那个男的在一起的——所以即便客观上她伤害了那个男的,主观上很可能也没有(不然大家就不会是笑,而是愤怒了)。而如果是因为客观上伤害了,那又回到了是不是因为价格太低这个问题上去了。

 

可见,有没有尊严这件事,根本问题不是出在双方关系在市场上的公认价格的高低,或者双方对某一件具体事情的主观意识上的恶性。

既然如此,说明尊严其实是一种人对于与周遭环境互动的某种方式的一种归类,而由于有没有尊严主要是人和人之间,所以应该就是人和人互动时的某种形式的归类

 

在这里,我们就可以回顾上面的那个三次绿帽的例子。

我们都清楚,至少在中国和绝大多数文化下,爱情是排他性的,也就是有了一个就不能有第二个,至少在绝大文化内的大部分人都适用(甚至在多妻文化中也是合用的,只是这时候我们常见的恋爱模式的大部分内容很容易发生在男男之间,比如说沙特阿拉伯)。

 

但是呢,这个女的我要说明一下,这个女的并没有脚踏两条船,至少不是明确的脚踏两条船,我们可以发现她在和别的男人接触的时候,是明显的开始疏远男主的(否则以男主这种智商根本不会发现)。

换句话来说,虽然我们也许会觉得这个女的有点没有奉行排他性原则。但毕竟这是很快速的不断送帽子,所以排他过程可能还赶不上送人帽子的速度,但是她主观上还是有排他意识的(不然我们也不会觉得可笑,而是觉得这女人阴险,另一个节目就是女嘉宾满嘴蓄意跑火车,造成了群众愤怒)。

 

但是我们还是很明显的能从感觉上觉得,这TM就是没尊严。

其实,人们如果能很有共识的同时想到一个概念,基本上还是因为直觉上就能感觉到利益受到了侵犯了,绝大多数人都是潜在的不公平交易受害者

 

很好理解,如果尊严这个东西,是一个人主观意识和纯粹价格互动的结果,那么每一种人都很可能有不同的看法,那群众不太可能会出现高度的一致。

一旦出现了高度一致,往往意味着这种交互模式本身出现问题,这种交互模式是必然不公平的,是不可持续的。

 

 

我觉得这个三顶绿帽女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因为她排除了正常交往过程中的很多杂音,例如说当事人在恋爱市场上的平衡价格等——正是因为这件事有点极端了,反而能让我们看的更清楚。

我想请问一下:这个女的究竟如何让那个男人受到不公平对待,而且这种不公平对待还不能用任意市场价格来弥补?

 

世界上的一切,都能用价格来弥补,唯独一件事情不能——风险。

不管给你多高的价格,只要风险是绝对大的,那么这件事就一定不值得去做。

 

 

在这里就是近似于这样的情况。

男女双方都专一,那么就是在互相押宝,互相押宝的过程中大家都承担了平等的风险(至少就个人角度来说)。

 

就算其中一方风险比较大,那么也是容易接受的市场波动,最多叫不值。

但是,女方这种行为影响到对方和自己的尊严,则是女方通过实际的骑驴找马的方式,客观上甚至主观上都降低了自己承担的风险。

由于双方是一场持续交易,另一方擅自降低了自己的风险(即便不考虑出轨行为带来的其他不舒服),那么这都等于是降低了对自己在关系中做出贡献的激励

很显然,避免或者解决可能的风险事件也是一种驱使人做出行动的动机之一。

这就是所谓的负面带来的激励。

 

 

如果说一方降低了这一负面激励,那就会带来两个非常可能的结果。

1:降低的一方对于关系本身的投入会下降,激励减少了。

2:另一方被扔掉的可能性大大提高,而他却承担了之前的一切风险——坏事都是我的,好事都是你的。承担风险成本的痛苦程度要远高于分利益时候的分赃不匀,因为承担风险是一种损失,而且这种损失经常会难以估量。

 

这两者必须同时出现,才能大概率的被叫做没尊严”——是否有尊严和你是否得到了市场均衡价没关,而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评判关系双方是否互相承担了风险,了对方一把。

其中一方不愿意或者赌的明显更少,那么贴上去的人就是没尊严

你看,你在公司领导面前没尊严的时候,仔细分析一下是不是都是这样的情况?风险和承担风险的主观意愿的不对等啊,于是你感觉很难受。

 

 

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只是出现第一条,某个事或者行为导致激励减少了,就很少会被叫没尊严。

比方说挨操挨多了,屄就会松。关系已经稳定了,所以也不拿阴道球锻炼了。

这个时候关系本身投入就下降了,而且大家也有点腻,激励自然也就少了。

这个时候更多的叫做没意思,不会叫没尊严

如果只有第二个,把风险丢给别人。一般容易出现在财务啊,家务上。通常会被叫做不负责任或者懒得要死啊,屁眼都要长蛆啦


 

……没尊严至少可以等于没意思+不负责任……当然,这只是个玩笑,没尊严的涵盖范围可以更大一些。

人类对于人际风险收益的判断是有与生俱来的模式的,只是这种判断并不能总是能在现实生活中运用。

人类对于这种判断更擅长用于人与人的事情——人类对于获得什么,在逻辑程度一样的情况下,会比其他方式快(这是有相关实验的,而且哈佛大学的学生和亚马逊雨林里的土人,其正确率和速度都差不多,可见这其实是根植于人类本能中的一些东西综合的结果)。

你看,所有看调解节目的人,个个都能提出很好的解决方案,但是实际操作的时候就很可能不行——因为实际操作往往是各种客观细节构成的,现代社会又更要求在非本能评判的问题上做出判断,所以人类的原始本能很难起到足够多的作用,甚至很多时候会起到反作用。


 

当然,我们这一下看下来,不难明白为什么很多女人傍到了大款,会被认为是没尊严了。

仇富恐怕只是一部分,我们更多的可能还是倾向于认为,这个女的和那个男的互相承担的风险不一致,而且对于男方来说没有什么负激励去刺激他投入。

而如果大众看到一个高富帅拼命追一个女的好几年,心理也就平衡了。

这不可能仅仅是因为大众看到高富帅和自己一样受苦了。毕竟高富帅在别的地方,比如说投资领域受苦后赚钱了,大部分人就很难平心静气,只有大大夸大其难度,让这个富人的初始点比一般人还低的时候,相当大一部分人才有可能接受——所以,这之中的差别,很可能是因为人类天生对于人际风险收益判断的敏感性,对于投资敏感性没这么高,所以找别的方面评判的时候出现了误差。

不过很显然的是,这种想法一旦被付诸实施,很多情况下是不能符合现代生产模式下的生存需要的(并不是利益最大化的,甚至有反作用)。

 

远古时期当然不用接受没尊严的事情,不接受反而更好。毕竟一个部落也就几十号人,多了也不会上百,大家的战斗力相差的至少不会太远,所以实在是没有必要搞这样的综合评估。多打猎,吃饱一点,再给隔壁王大傻吃块肉,拉出去一起打架,这比啥都要强。

在这样的简单环境里,纯粹用双方是否互相承担差不多的风险这一点来衡量人际关系的利益是没太大问题的,而且这样还更节约脑力。

这种时代持续了很久,自然我们的身体是往那方面优化的(其他很多思维习惯也是,比如说人类不擅长考虑概率问题就是其中一个,人类原来不需要考虑太多很抽象的问题——尽管人类的确比其他动物强得多,但这并不妨碍人类本身的这一能力已经在现代社会里不够用)。


 

在现代社会,生产分工很细,而资源不平衡和信息的必然不对等尤其是信息,总量太大了,就算真的全开放了,个人依然不能分析哪怕一块较大区域内的风险全貌,更不用说人类本身对一部分风险更敏感,另一部分不敏感了),这个时候人人都很容易产生没尊严的感受——于是很多职场刺儿头也就产生了。

无论这个领导本身好不好,刺儿头其实都有,而且不同领导风格之间,刺头的比例实在是差不了太多。

所谓的工作起来很有尊严感觉的公司,其实是让没尊严的感觉转嫁给外界,比如说鼓吹买包包或者买奢侈品一样,尽可能让自己的员工感觉处于一种优势地位

 

小资产阶级经常这么做,这也符合领导意图——让这些小资在这些方面问外界要尊严,然后把忍受没尊严的份额全留给自己。

所以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小资产阶级常常反动这一点了,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小资产阶级相当喜欢高晓松的胡说八道了。

这不是小资产阶级傻,而是这是一条熟悉路径,也是他们上级组织的管理需要在社会上的一种体现,这些媒体赚的是一种公司培训过了有现成市场了,我们分一杯羹搞个深化培训,收一波智商税

附注:紫色为肛锯二号补充(我老公)

 

 

反正上级对这个领导的要求,看得也不是刺儿头少不少,关键还是看能不能让这些刺儿头完成工作任务,甚至利用这些没尊严作为负面激励来更好的控制手下。


当然,对于刚入社会的人来说,这篇文章也在说明一个道理。

尊严,都是自己骗自己的——但是为了活得开心,尊严就也是人生价值的一部分,尽管它在很多时候已经失去原有的分析利弊的功能了。

尊严,在现代社会是一种消费,不再是投资了。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肛里拉出个电锯,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40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