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楼市往事(8)#1240

上海楼市往事(8#1240

 

副标题:隐士和江湖

时间:2002~2003

 

 

越过越好

 

 

一)前言

 

承接上海楼市往事(7)

 

最迟至2003年时,事情已显得极为明显。

 

朱相号称叫“国债总理”。每当政府缺钱时,他就发国债。千难万难绝不肯开动印钞机。因此他把市场利率拉得很高,资产价格很低。

 

而秀相不肯发国债这么辛苦而且又得罪人的事。《央行法》对他没什么束缚。因此M2必然狂飙。

二位交棒之际,M2=11万亿。

 

 

 

二)水底下的老克勒

 

2001年梁振英找到“上海实业”董事长,对他说:


“上海的唐楼(老公房)价值严重低估,我建议我们各拿三亿出来,在市场上扫掉5000套货源”。

“如果执行顺利的话,则再追加3亿”。

 

蔡董大为动心。左算右算,这笔生意大大地赚钱。

可是转念一想,party的干部。“炒房子”终究落人口实。官场上恐怕难以洗刷。

考虑再三,最后还是婉拒了。

 

 

 

很多年以后,我事后复盘。午夜深处,仔细想想这一切,总觉得水底下应该还有一股力量。

因为上海楼市在2002~2005的涨势很不正常。

 

我2002.6年花57W买了一套房子,到2005.04卖掉175W。

扣除装修费4W,回报率正好是300%

 

 

我们知道,上海楼市十七年大约涨了十七倍。

但是这些倍数,并不是平均分布的。

大概第一个四年,就涨了三倍。

再花了六年,涨了三倍。

再花了六年,涨了二倍。

 

 

上海的2002,2003,2004年都是特大牛市。

三年三倍的话,房价大概以每年+40%的速度在上涨。每个月3%

当时的火爆程度,真的可以说日新月异。

完全无惮季节性影响,持续不断地涨。

 

 

而另一方面,房租在盘稳。

2002年俺刚入行时,住宅的租金回报有7%,商业的高达10%

此后2002~2005房价连涨三年,租金的增幅却不多。最多不足+50%。

房价涨了三倍的结果,就是房租回报,跌到了仅有住宅3.5%/老公房5%

 

 

因此,2002~2005冲进去买房子的人,绝对不是冲着租金回报的。

无论租金是多少,他们都非买不可。

我想来想去,这一定是避险资金

 

 

秀相的白左倾向,是很多人都看得出来的。

因此2002~2005“牛市中的牛市”,其实是一种避险需求。

 

 

有无数无数象我这样的人。发疯一样地把手里所有的子弹都打光。

把家庭财产中一切能收回的资金全部都打光。全部都换成砖头

这属于“资产组合”的再配置,因而是一次性的。

如此“牛市中的牛市”,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

 

 

那么,谁是这类“先知先觉”的人群呢。

肯定还有一股力量。

既然梁振英之类“基金/财团”并没有大规模建仓记载。那么唯一的可能,水底下还潜伏着一群老克勒。

 

上海是经济中心,昔日的远东大都市。

历史和文化底蕴还有,总有龙蛇难数。

 

 

 

三)隐士的世界

 

我为什么那么讨厌通货膨胀。讨厌一切“吃毒药长内力”的事情。

因为通货膨胀,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

 

 

许多人都会有一个梦。譬如在道教徒的心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上海楼市往事(8)#1240

 

道教徒心中的理想世界,是小楼一夜听春雨。

觅一处竹楼,养几只小鸡。

红袖添香,举案齐眉。

Wifi,外卖,一应俱全。

 

我并没有什么政治野心,只想关起门来过我的小日子。

顺着水流逐筏而下,到山野间寻找神仙的踪迹。

 

 

而通货膨胀,把这一切都毁了!

很多人有没有想过,你从小到大的“隐士梦”。到了山野间,偶遇一个绝世高手。水平超过当世一切高手。

指点你几招,让你到红尘中一谱传奇。

列子御风而行。“隐士”过着神仙般的生活,出世孤立,却依然对红尘保持巨大的财富和影响力。

 

 

 

而在“通货膨胀”下,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你见过“穷得讨饭”的隐士么。

 

如果你当年携带了一笔“巨款”归隐,它可以支撑你多少年。

20W

200W

2000W

2.9亿?

 

前二天有一个家伙问我,“2.9亿是不是真的可以财务自由”。

我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一个包子200W,你可以买多少个”。

 

 

 

在“通货膨胀”的状态下,根本不存在“隐士”。根本不存在独立的生活。

你必须要搅进红尘中,你必须要纠缠进这个名利场。

哪怕你一笔赚到再多的钱,你也经不住每10年砍掉一个零,每20年砍掉二个零。

所有人都必须弄污脏手

人格之独立不复存在


 

因此“水底下的老克勒”,中国如果还存在隐士和高人。他们也一定是居住在大城市的。京沪。

你必须和红尘保持非常紧密的联络,必要时出手一二次。给自己的财富加个零。这样你才不会被时代淘汰。

 

只有通货紧缩的时代,才会存在隐士,高人。深山碧水找到大龙。

通货膨胀的年代,任何人都必须紧紧团结在中央周围。

 

 

 

四)大时代前的普通人

 

后人回顾2000~2017年,往往称之为炒楼的“黄金时代”。

甚至可以说,“过去十七年中,只要你不买房,你做任何产业都是错的”。

 

 

但是,当这样一个“大时代”徐徐拉开序幕时。时代中的普通人在干什么。

答案是:他们懵懂无知。

 

 

2002年我察觉到不对。之后几乎一年的时间内,逐步将所有的钱全部都抽回来,尽力换成了砖头。

第一步是股市资金,股票逐渐减仓。

第二步是银行定存,费尽口舌转成活期。

第三步是一些放出去的钱。对塑料铅桶小厂的投资。

第四笔是一些外汇,原本准备出国的钱。不顾所有人的诧异也换成了本币。

 

到了2003年末之前,除了一些生活资金,我手里95%都是房子了。

全仓,满仓,极重仓,在楼市起飞的前夜。

 


唯一可惜的是,2003年的整体大环境,“金融配套”水平远远不如今天。

在当年,几乎只有“按揭”贷款。今日眼花缭乱的一切手法,在当时都不存在。

 

“第三个负号”,负现金,负现金流,负本金流。

当年只能勉勉强强做到了零现金。

 

(划重点:2003年打光了所有子弹现金。这条线以后有展开说明)

 

 

 

我的家族,世代都是教书匠。

教书这一行,它有一百个好。就是有一个缺点:没钱,实在没钱。

到了祖宗这一代,实在是穷得苦了,实在是穷得怨了。所以立下规矩,“不许做(穷)教书匠”。

后代子孙自谋出路去吧,最好做个财迷。

不过“好为人师”的习性,却是骨子里传下来了。磕叨简直话痨。

 

 

2003年等我建完仓后,俺就忍不住,和周围的人说;

“买房子好啊,我看房子要大涨”。

“最新的土地拍卖,面粉已经贵过面包价了(2003年)

“政府最新宣布,要减少土地供应”。

 

 

说这些话的效果呢,就是完全无效。

除了家族二支近支,其他再也没有人买房了。

 

 

 

许许多年以后我复盘,仔细回想当年的情况。我总结觉得当时的人,是被长期的“通货紧缩”现象蒙蔽了。

高宗/朱相的时代,可能是中国人最漫长的通货紧缩。生产力迅猛发展,消费者最幸福的时代。

 

“通货紧缩”的意思,你不需要很努力。

身边的科技,自然会进步,会降价。

 

 

就好比今天我们也不怎么努力。

但“微信”突然出现了,把我们的生活和交流,整理得简单无比。真好玩。

 

“京东”也突然出现了。随之而来的,还有强大无比的物流网络。

你只要敲敲键盘鼠标,“一日三送”,下午就送货上门。

 

你需要做什么么?你什么也不需要奋斗。

时代在推动着你。时代的进步,使得普通人也越过越好。

 

 

 

因为高宗/朱相长期的幸福生活,使得普通人产生了一种幻觉。

“未来的日子,不会比今天差”。

“买房子,不如下午去做头发”。

 

 

你在他们耳边狂吼,“快买房啊”。

“不买房你会死啊,没楼没高潮”。

“买不起房子,不能住在北京”

“买不起房子,没有妹纸,没有ZMN”

 

上海楼市往事(8)#1240

 

这一些“苦难”的话语,对于当时的“普通人”来说。

他们表示难以理解。

难道生活,不是天生必然应该越过越好的么。[1]

 

 

我们知道,秀相其实是和朱相非常不同的人。

你的生活,并不注定越变越好。

 

(生活并不一定越过越好,21CN法国年轻人可能是第一个生活水准低于其父辈的世代。图为失业者游荇)

上海楼市往事(8)#1240

 

 

 

五)结语

 

在幸福的治下,每个人都过得差不多。

在不幸的治下,生存技能才会逐渐显现威力。

 

 

很多人都有“家学”。家学是独立思考,以及对威权的深深怀疑。

我们知道,Freedom is not free。

每天下午去烫个头发,然后生活就会越变越好。这种事情并不必然发生。

 


同样道理,今天的恒纪元治世也并不永恒。

 

 


 

(yevon_ou@163.com,2017年3月14日子夜)

 

 

  

 (有事上分答问我)

上海楼市往事(8)#1240


 

 

 



[1]后人评价2000年初的“左倾”思潮,常常哀叹“被惯坏”的那群人。他们以为生产力不断进步,就应该每年GDP +10%的增长。而丝毫不考虑全世界99%国家“零增长”的现状。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yevon_ou,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3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