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罗门的世界 #2690

婆罗门的世界 #2690

 

二分世界

 

 

一)印度的婆罗门

 

很多人都知道印度的“种姓制度”。

只不过中国的教科书,向来教书只教半句。


婆罗门的世界 #2690
事实的真相是,“高等级”族姓例如婆罗门、刹帝利,他们和印度的“贱民”并不是同一个民族

 

 

大约公元BC1500年时,雅利安人入侵印度,成为了征服者。并且在印度定居下来。

而印度原生的土著,在血统上属于“黑矮人”谱系的罗毗荼人,则变成了被征服者。

仅在南部德干高原仍保持着独立。

 

时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种姓制度”的分化。

所谓的“婆罗门”,其实指的是雅利安人。

而那些首陀罗、不可接触之贱民,则往往形容非洲难民般躲在树林里的土著。黑矮人的后裔。

 

“婆罗门”坚持不和低等级种族通婚。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属于同一个民族。

征服者文明人,当然也没什么兴趣和非洲刚果部落通婚。

 

参考阅读:《印度,世界文明的贫民窟》[1]

《番外,聊一聊印度神话》[2]

 

 

在传统上,“上女”嫁“下男”是绝对禁止的。被视为家族的耻辱,一般情况下不大可能发生。

但是,“下女”嫁“上男”在某些情况下依然可以发生。并形成了一条社会流动的通道。

 

印度“婆罗门”和“贱民”的区分十分明显,阶级地位相差巨大。婆罗门以大约2%的人口,垄断了近70%的政府公职。

因此“低阶层女子”嫁给婆罗门的需求十分旺烈。而她们的父亲,很有可能是很有钱的商人。

 

 

这就形成了“竞争”,并逐渐发展成了“竞价”。

这就是印度“嫁妆”习俗的由来。印度女子出嫁,往往要准备非常丰厚的嫁妆。甚至超过一个家庭十年积蓄。

最初的时候,起源争夺极少数的“下女嫁上男”名额。而此后,则逐渐弥漫开来成为整个社会的风俗。[3]

 

 

因为“嫁妆”实在太贵重。很多女性倾其一生,都难以积攒出能够出嫁的费用。

这就衍生出了“借贷”。

有许多女子,要向全村的人借钱。才能凑起足够她们出嫁“上男”的婚礼费用。

婚后,随着并入高种姓家庭,用男方的收入来偿还贷款。

 

 

这就是印度“烧死寡妇”风俗的由来。

因为一旦丈夫去世,尤其在没有子女的情况下,“低种姓”女子是非常容易被踢出高等宗族的。

这就意味着她没有了收入,没能力还贷。

 

而“债权人”怎么办。债权人反正收不回钱,最合理的做法,是把她烧死。

不仅仅出了心中一口怨气,而且给“后人”留下一个榜样。

好好侍奉你丈夫,关心爱护他的健康,尽快安排还钱。否则这就是你的下场。

 

 

因此印度“烧死寡妇”的风俗,是有着极其合理的逻辑推理的。

我们见到很多中国人,都会讲这个段子;

  • 印度长老,“烧死寡妇是我们的风俗”。

  • 英国保民官,“好的,大英帝国的风俗是,谁烧死寡妇,我们就绞死谁”。

 

但其实在这个段子里,真正不尊重“习惯法”的。反而是那个英国人。

 

 

 

二)美国的婆罗门

 

兴致所至,岔开讲一段无关的话。

在现代生活中,“婆罗门”在美国俚语中还有另一重含义。即指美国的WASP。

 

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新教徒的盎格鲁撒克逊白人

 

 

除了最近20年的IT和硅谷崛起。可以说,长达200年的历史中,WASP就是“贵族,上流社会,统治阶级”的代名词。

 

美国的上流社会,基本全是WASP。当年缔结《独立宣言》的56名议员,美国的几位国父,清一色的全部都是WASP。

 

在整个摩登时代,鎏金时代,你现在回头看秀兰·邓波儿的电影。电影中出现的大亨,企业家,钢铁石油银行巨子,清一色的全部都是WASP。

 

WASP就是上流社会,WASP就是统治阶级。WASP就是权力与财富的代名词。

 

 

 

WASP居住在“New England”,美国地图的东北角。

从纽约---费城---波士顿一线。这仅仅是地图一角,但却聚集了最多的村庄,财富,工业,和最多的总统。

 

在美国历史上,Virginia是绝对的总统大户。一共49位中,仅弗省就出了8位。

其次是Ohio 七位

Massachusetts 六位。

可见,中南部省份,基本就没位置了。

 

婆罗门的世界 #2690
 

在漫长的200年历史中,所谓的“美国政坛”,其实就是“New England”一角独大。

通常总是东北党内几个大佬,闭着门开会。决定了一个总统人选。

 

然后从“新英格兰”总部发通告给各州,各郡的支部。一层层下线党员。

中南部各省的人民,往往连“总统候选人”长什么样子都没见到。

反正大佬叫我们怎么投,就怎么投。跟着党魁做就行了。

 

比较著名的,美国人评选的“历史最差总统”。譬如1921年的第29任:哈定(Harding)


哈定能够当选,他是小字辈。纯因为党内共和党大佬觉得他“长得比较有总统样”。[4]

 

 

这样的局面,一直维持到了1959年。

因为那一年,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电视机发明了。

 

电视机发明了,使得人们可以第一次,实时的,近距离的,立刻就知道获悉正在发生的事。而且可以获得电视台的评论。[5]

 

传统的,等待远在天边的新英格兰“党派首领”做决定,然后再一级一级下发的流程,彻底崩溃了。

 

 

“电视机发明”之后,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主意。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主见。因此“代议制”逐渐瓦解,“一人一票民主制”开始兴起。

 

 

19世纪古典年代,绅士们曾认为“民主”是一头可以被驯服的野兽,无知的选民互相抵消,10%的中坚份子决定结果。因此放心地任由帝国从“共和制”转向“民主制”。

选举权不断扩大。

 

  • 绅士们没预料到此后无线电广播的兴起,使得罗斯福获得了巨大的权力,破坏了宪政。

  • 电视的兴起,共和党大会土崩瓦解。

  • 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的兴起,白左民主彻底成了大怪兽。

 

当选民不再相互抵消,有了自我意志。“民主福利”就成了大怪兽。

 

 

 

1960年,政坛小字辈,而且还是爱尔兰人+天主教徒的肯尼迪,挑战当时的原副总统卡特。

但是肯尼迪极为英俊,师奶杀手。

 

卡特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一个一个州赶过去,参加了500场集会。使劲地对每一位粉丝呐喊握手。

肯尼迪什么事也没干。躺在总部保养皮肤。

 

等到上电视辩论时,卡特不停地打哈欠,眼袋耸拉,手掌颤抖。因为握手太多。

而肯尼迪显得光彩照人。帅得一塌糊涂。

 

帅得一塌糊涂,帅得一塌糊涂。

台下师奶尖叫一片。

 

 

最终大选计票,肯尼迪以0.2%的微弱优势意外击败卡特。爆出了政坛大冷门。

成为非WASP系统选出的首位电视总统,直到最后被暗杀。

 

 

 

三)重庆的婆罗门

 

唠唠叨叨,嗑唠就写了2000字。人老了,老年痴呆真是没办法。

我们再讲回正题。“重庆的婆罗门”。

 

 

对于重庆楼市的分析,我们收到很多读者留言和评论。他们都犯了同一个错误。诸如;

“重庆不如成都有前途,巴国不如蜀国富庶”。

“房价这么贵,重庆本地人买不起”。

“没有高薪职位”。

“选盘完全不符合重庆人偏好,这房子将来卖给谁去”。

 

 

照我说,对于以上诸种言论,回复就只有四个字:“以上全错”。

为什么,因为“回帖不看贴”。你还是没读懂我们的逻辑。

 

我有说过,让“重庆本地人”接场么。

我有说过,是因为看好巴地本身的资源和富庶,地下的矿藏石油么。

我有说过,需要照顾土著的感情么。

 

 

请让我们再回忆一下,我们看好重庆的理由是:□□□□□□□□(此处删去N个字)

最理想的状态是,全国数百万的精英官员和土豪人士,拖家带口,哭爹叫娘,带上全部的金银细软。哭着喊着冲进重庆。

 

 

我们举了“婆罗门”和“首陀罗”的例子。

我们看好重庆,绝对不是看好巴郡的土著。而是看中全国的大饼。

 

在我们看来,重庆的原住民,就类如同罗毗荼人,不值一提。

而涌进重庆的全国英豪,千千万万的官员和富商,才是神仙中人。

 

 

常凯申打了八年抗战,川军是死伤最重的一支军系。累计牺牲350W士兵,按人口比例一寸山河一寸血。

可是常凯申的五大军团,十大将领,高层中层集团,有几个是四川人。

 

没有,几乎没有。

其基本盘,永远是“黄埔系”和“浙江系”。

 

对于川人来说,凯申政府一样象是一个外来统治集团。川人只不过是卖命的,永远是中下层。

婆罗门另有其人。

 

 

对于重庆,我们的看法是一样的。

如果历史按照我们预想的运行。则掌握这座城市的,绝对不会是“土著”。

而是从全国四面八方迁徙过来的,英雄豪杰,封疆大吏。

 

 

 

四)二分市场

 

在《上海楼市的三分天下》一文中,我们曾经写到,上海楼市由三股力量组成。其人口,偏好,兴衰趋势全不相同。

  • 本地人

  • 外地人

  • 外国人

 

 

同样道理,如果预构我们心目中的重庆楼市,则他应该是“二分天下”。

  • 本地人

  • 全国官僚(婆罗门)

 

因此对于重庆楼市,我们建议采取“二头向外”的策略。

  • 买进的时候,只买外来土豪喜欢的楼盘。

  • 卖出时,只卖给外来土豪。

 

 

举个例子,同样是一手楼盘。“重庆翠湖天地”就要比“白象街”好不少。

咦,白象街不是在解放碑。最最最好的地段。

而重庆翠湖天地在化龙桥,以前寂静无人。论地段要差不少。

 

(重庆企业天地)

婆罗门的世界 #2690


(融创白象街,号称重庆第一豪宅)

婆罗门的世界 #2690


(白象街,外景。红色打桩机在建位置)

婆罗门的世界 #2690


看这二张图,差别就很明显。

白象街没有前途。不仅仅是白象街,整个渝中区,解放碑商圈,都没有前途。

 

 

因为“外来婆罗门”不需要和你住一起。

你这个热闹而繁杂的商圈,充满了重庆小面,洞子火锅。

 

可是“外来婆罗门”不喜欢这个。

他们懒得和土著混在一起。懒得和遍地杂货店混杂在一起。

他们宁可到郊区,或者城市近郊。划出一片土地,建立一个“完整划一”的国际社区。

静静地聚集在一起。和土著们划区而住。

 

“融创白象街”是土著们心目中最好的楼盘,但绝不是我们的。

 

 

(重庆天地全景)

婆罗门的世界 #2690

当“重庆天地”和“白象街”二个项目选择时,我几乎第一时间就选定了重庆天地。

因为他符合我的要求:整体规划,拆迁干净,统一建设。

 

 

拆得干干净净,不要让我看见任何棚户。

不要任何流浪贫民,在我身边晃来晃去。

什么地段价值,我不在乎。土豪们有得是钱,大可以再堆一个商圈。

 

土著和土著玩,土豪和土豪玩。

“婆罗门的世界”,二个世界。


 

* 翠湖的缺点,仍然是太贵了一点。如果再便宜2000元,就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另一个“统一开发,拆空干净”的社区,则是融景城。

 

利益披露

本人不拥有“重庆翠湖天地”任何物业。未接受任何广告赞助。

不过小妹妹和嫣大姐买了几套。

 

 

 

五)结语

 

在当年《小众市场》一文中,我们用了巨大的篇幅,嘲笑“台巴子”台湾人来上海买贵货。

台湾人聚集在上海,主要是买仙霞古北地区。这是中环外的一个社区。而当年的价格,却比市中心还要贵几倍。

 

 

在上海人眼里,台湾人是“愚蠢的,可笑的”。

这群没文化的高山巴子,根本不懂地段,乱买贵货。最后砸得头破血流。

 

 

好了,现在我们要做同样的事了

我们正成为曾经我们最讨厌的那群人

 

当上海人浩浩荡荡地杀往重庆,沿着嘉陵江、长江二江交汇。

将所有的一线江景,无敌江景,南滨路北滨路江北嘴,所有所谓的CEO盘,统统扫得干干净净。


婆罗门的世界 #2690


重庆人笑得打跌,“巴子,一群上海巴子”。他们到底懂不懂地段啊。

重庆人有好得多的选择。他们可以买照母山,买大学城。或者到二江新区买联体别墅。左右住的都是同僚和科长,形成了一个本地公务员权与贵的社圈。

重庆人觉得他们聪明无比,绝逼上海人买贵货。

 

 

而事实的真相呢,我们从来没打算“卖还给你”,亲。

我们从来没打算,第二棒的接手人群,会是重庆土著。

我们也对于“土著聚集区”。对于照母山,大学城,江北土著别墅社区毫无兴趣。

 

 

我们的目光,是下一批移民者。

如果真的有行情。则未来涌入的,是大大小小各地地级市的领导。每一村的土豪。

从山西煤老板,山东当官的,东北戴金链子的,广西蓝瘦香菇的。

 

对于这些土豪,他们没兴趣和解放碑的破房子杂处。“一揽清”的重庆天地,融景城等楼盘,才更合他们心意。

如果还带点江景,就更能卖溢价了。

 

什么,重庆人不在乎江景。

亲,说了多少次了,我的目标客户不是你。

 

 

 

那么,还有人问,为什么当年台湾人炒古北。炒到最后破产了,灰溜溜地十年不涨夹紧辟谷回台湾。而“上海的婆罗门”,挟资金和产业优势,却是一笔好生意呢。

 

这里面有二个原因。

1)古北房价远远虚高。至少贵了三四倍(2000美金),这是输的决定性原因。

 

而现在上海人在重庆挑选的楼盘,尤其倾向于把沿着朝天门码头,核心大转盘里里外外的江景房搜刮一空。

这些房子虽然“小贵”。但也就贵一二千的样子。少买个包就回来了。


婆罗门的世界 #2690
 

 

2)台胞后继无力

 

台湾人改革开放初期最NB,此后和大陆人差距就不断地在拉近。

第一波台湾人来上海时最有钱,以后越来越难以夸富。最后反被上海的竞争力超出。

其表现为上海的市中心房价涨了16倍,而古北几乎蹒跚。

 

但是对于重庆,力量对比并非如此。

我们只是第一批。如果预料成功,后面有二批,三批,一百批山西人金链子。可以赚非常非常多的钱。

 

 

如果预料错误。那也没什么。重庆核心地带的豪华江景房,它依然可以涨。

哪怕你供地再多。核心区域的好房子就这么几幢。这个价位怕什么。

 

 

 

(yevon_ou@163.com,2016年11月17日午)

 

 

 





[1]《印度,世界文明的贫民窟》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129534/answer/96495350

[2]《番外,聊一聊印度神话》https://zhuanlan.zhihu.com/p/20779242

[3]象《三傻大闹宝莱坞》里,拉加姐姐出嫁的主要障碍,就是男家要求一辆小轿车。

[4]按照奥派的观点,哈定其实是个不错的总统。他虽然不干活,可是他也不捣乱啊。

[5]《电视70年简史:发明者被称为疯狂电视之父(),见其中1963年关于肯尼迪遇刺的那段。http://tech.qq.com/a/20100327/000097.htm

 

 





2016.11.27 我受《人文经济学会》委托在清华科技园有一场演讲。题目是《中产阶级如何保护自己的财富》


在北京的朋友可关注。


主讲:欧成效(yevon_ou)

主题:中产阶级如何保护自己的财富 

入场票价:500元(人民币)


主办:文经济学会


时间:2016年11月27日(周日)下午 15:00-17:00 地点:北京中关村东路1号院,清华科技园,国际会议中心


报名方法:


报名方法及讲座详情,请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人文经济学会”微信公号,并点击菜单栏“最新讲座”进行了解。


婆罗门的世界 #2690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yevon_ou,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3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