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有限理性

正本清源说奥派(4---- 有限理性 #F1170

 

  • 直到今天为止,奥派依然没有取得对凯恩斯学派的绝对胜利。

  • 市场经济依然没有取得,对计划经济的绝对性胜利。

 

(4)有限理性

 

 

一)       指令经济

 

大约二年之前,我在青岛涵碧楼。

那一天,看着小孩子们在沙滩边堆城堡,玩沙子。我突然意识到,“市场经济是不可行的”。

 

为什么。因为当时有五个小孩子,平均年龄约在6岁左右。

她们的任务,是搭建一道沙丘城墙,长度大约4米。可以连接起二块巨大的岩石,形成一道山隘。

 

他们为此尝试了整整一个下午,五个小孩子,来来回回地拎塑料桶,拍打沙土。

可是他们最终失败了。

小孩子们搭建的沙城,总是歪歪扭扭的。不仅长度拉不直,而且很容易崩塌。

 

 

我看在眼里,其实我不说。

要搭建好的,牢固的城堡。一个首要的秘诀,先是要掺水。

泥沙中增加一定的水分。提高其黏度。

 

其次要拍实。

拍打一定要压实。压制紧密,压紧以后的沙堆才不会轻易崩塌。

 

 

我在旁边看着,可是我不教。

身为大人,如果我下场的话。按照我的估计,五个孩子若听话乖巧,只要一个小时,就可以搭起这座沙丘的城堡。

抵御蚂蚁大军的攻击。

 

可是如果我不出手的话,仅仅靠这五个孩子的“自由和协商”。

恐怕再给他们一个周末,沙城也搭不起来。

 

 

 

二)       市场经济

 

(4)有限理性

 

我们来看“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是基于这样一种假设,“政府不需要管理,市场会创造一切”。

道教所说的“清静无为”。

《道德经》“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市场经济”基于几条原理假设:

1)主观价值论。人心是难测的,无法量化的。再好的计算机,也算不出女人到底想买哪件衣服。所以要把买衣服的权利,留给女人自己。

 

2)个人主义方法论。当人在为自己的利益干活时,人是最勤奋的。

只有放手让人民自由寻找福祉,才会效率最高,路径最优。

 

3)奥派方法论。幸福不可以叠加。一个人的痛苦,不可以用二个人的笑颜来抵消。这属于不可累加。

 

 

奥派,或者市场经济,他承诺一个“尽善尽美”的世界。

或者说,你顺着dT>0去推理。很快可以达到“帕累托最优”。

 

只要能做到100%的市场经济,就可以发挥100%的国力。

就可以达到产出最大化。

就可以富国强民。

 

 

咳咳,

因此,奥派无法说服凯恩斯。

市场经济无法说服计划经济。

Why?

 

 

因为奥派还缺少一根关键性的支柱:

“任何人的眼界都是有限的”。

 

 

 

三)       登山

 

(4)有限理性

 

如图。假设我们玩一个游戏:“登山”。

规则是,谁站得越高,谁就赢。

 

第五代战斗机对三代机。

喷气式对螺旋式。

飞机大炮对长枪大刀。

只要我比你高一阶,武器和文明的竞争就是代差。

 

 

好了,现在我问你,“登山”这个游戏,应该怎么玩。

假设你的起点,在A点。

 

(4)有限理性

 

从A点开始“放眼四顾”,你觉得最佳奋斗目标,应该是B点。

 

B点算是一个小山坡的“峰顶”。

到了B点,想要继续提升的话,也是有办法的。

视线之内,下一站是:C

 

 

到了C点之后,下一个巅峰是D。

但是C到D之间,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有一个下坡,要先下后上。然后再慢慢爬到D点。

 

 

中国历史上,西周岐族曾经花了非常多的科技点,点在“战车”上。

包括车轴的打磨,在当时是绝对绝对的黑科技。

木材做成圆轮,还不能散架。

当时没有润滑油,也没有橡胶。轮子能够转起来,想想都觉得牙酸。

 

可是好不容易西周把“战车”科技升到满级了。

放眼一看,战车都快被淘汰了。“骑兵”才是未来。胡服骑射才是未来。

 

 

从战车Lv 10到骑兵Lv 1,就类似于C点到D点。

他是先有一个“降级”重练的过程,然后再升上去。

 

幸好C点D点相离不远,赵武灵王还可以说服舅父。

放弃大量现有的沉没投资,重新练级。

 

 

从D点再升级,下一个“山顶”是E点。

可是从E点开始,他的升级就遇“瓶颈”了。E点的上方是天空。

 

中国从秦代到晚清,封建王朝2000年。

中国人的特色兵种,是“弩兵”。

 

关于弩的科技一升再升,从竹弓筋箭,到复合弓,地中海射箭法,后期甚至搞出了“床弩”这种逆天武器。

 

 

再之后呢,之后没有了。

因为“弓”这种武器,在冷兵器时代,潜力几乎挖掘殆尽了。弓的射程和杀伤力,动能已到了尽头。

 

一直到中国人和西方世界遭遇,被英军揍得象猪头。

中国人才恍然大悟,原来武器的发展方向,应该是“火枪”。

靠化石硝磺的威力,而不是人力发射。

人力有时而穷,但火药的力量就无穷无尽了。

 

 

诺贝尔火药,却是另一条科技树。

牵涉到化学,冶炼,弹道学,数学,微积分,材料形变,列阵兵法………

中国人如果想要学习火药科技,就得全套从新学起。

之前的“弓马骑射”统统扔到垃圾堆里。

 

英国人相当于从H点来的。

 

(4)有限理性

 

 

 

四)       捷径

 

好了,回到我们最初的话题,“为什么有人不信奉市场经济”。

 

 

奥派被称为“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因为古典主义经济学,早在1776年亚当·史密斯写《国富论》的时候,就已经奠基了。

自由交易,交易产生一切财富。

问题是,有人不信邪啊!

 

 

各位在小学,中学教育中,一定都读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马克思学说的核心是什么,《资本论》核心中的核心是哪一句话。

 

微观有序,宏观无序!

 

马克思从骨子里面,他是不信邪啊!

“市场经济”保证的是这样一种状态,在“市场经济”的协调下,各项效率最优化,物资生产达到最佳。

相当于你爬山的速度最快。

 

 

可是马克思他不信邪,他要做伟人。在他看来,“你们的格局太小”。

框架重于勤奋!

水库一直强调,框架重于勤奋。战略高于战术。

做事情的整套手法流程,远远重于加班几个小时。方向比速度更重要。

 

马克思心想,我可不可以弯道超车呢。

如果我在宏观上,直接就可以看到目标重点F。那我可不可以设计一条道路,直通F呢。

 

(4)有限理性

 

(如图,马克思设计的蓝线AF。这条道路绝大多数时候都不是最优化的,充满了深坑和坎坷,但却是最快到达终点的)

 

野球拳一到九级全都是渣。第10级就冲爆掉了。

没人教你能猜得到?



计划经济的口号,从来都是“微观无序,宏观有序”。[1]

 

 

 

五)       计划经济的升潮

 

 

20世纪初,计划经济开始涨潮。

研究计划经济,你一定要想通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人痴迷于计划经济”。

 

 

集体农庄惨不忍睹,乌克兰大饥荒。

斯大林大约杀掉了1/3的俄国人。中国的炼钢铁,大饥荒。

 

累累尸骨,但是并没有妨碍“计划经济”成为显学。

哪怕杀了这么多人,但1950年之后,计划经济反而风靡全球,亚非拉国家独立首选。

 

包括在美国,美国WASP衣食无忧,绝对不可能被收买的上层阶级,依然有许多人亲善“计划经济”。

1950年代帮助苏联的美国人,几乎全部都是出自于信仰,而不是金钱。

为什么。

 

 

计划经济的真正魅力,还是在一句话:“弯道超车”。

人们信奉的并不是苏联。人们信奉的其实是力量,绝对的力量。

为了力量,可以拿出3000W人命来血祭。上层社会对此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睛。

请参阅《我们会信奉邪魔么》#F900

 

 

(4)有限理性

 

计划经济承诺了更快的增长速度。

 

马克思预言了一条路,一条从AF直达的路。

虽然计划经济“效率”比较低,折算为爬坡的速度慢。

可是如果我“路径短”,我不还是可以超车么。

大伙咬牙干起来,三年超英,五年超美。

 

 

如果奥派不能从正面回答:“框架比效率更重要”这个问题。


则奥派注定是不得人心的。

市场经济无法击败计划经济。

 

 

 

六)       有限理性

 

 

谈论经济学,有一个前提是绝对不可以回避的,即“有限理性”前提。

我们每一个人的智慧都是有限的,都只能看清眼前的三尺之地。

不要说让你估算100年之后的科技走势,哪怕让你估算20年,你推算得准么。

算准早去买0070.HK(腾讯)股票了,您还不早发大财了。

 

每一个人智慧都是有限的。站在A点,可能最远只能看到C点。他根本不知道远方还有一个F点。

三国志的孔明再厉害,也算不出2000年以后“火枪”最厉害。

 

 

因为“有限理性”的假设,所以才有“计划经济”的萌芽。才有马克思主义学说空间。

马克思才可以倨傲地教导你:“微观有序,宏观无序”。

生产葡萄酒干什么,赶快生产“煤铁复合体”去。

 

马克思:

1)  存在一个伟人,伟人看到F点。

2)  其他人都是猪,看不见F点。

 

 

身为奥派,如果你想击败马克思主义。你就必须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答案十分简单;

1)           伟人也看不到F点

2)           伟人和众人,拉不开距离

 

 

其一,虽然社会主义国家时常有“天降伟人”的传说。但是在现实中,历史数十年的运作结果表示,“伟大领袖”并不比普通人更聪明。

 

《资本论》大约成书于1860年代。当时,正好是英国工业革命向欧洲扩散。而德国鲁尔区煤矿大显身手的年代。

 

对于那个年代来说,最最最高科技的就是“煤铁复合体”。燃煤来炼钢,炼钢再挖更多的煤。整个国家的钢产量就不断上涨。

而在19世纪,“钢产量”就等同于强国标准。

 

 

可是遗憾的是,哪怕刚从马克思成书开始,“煤铁复合体”就落伍了。

第二次工业革命,以电能为主,化学染料工业为辅,德国因此成了第一强国。

 


再下一轮,以石油工业为主。碳氢化合物,以其低廉的成本,彻底击败煤炭。

1890年时,美国的石油开采量占全世界90%以上(部分归功于洛克菲勒),是绝对的石油国。

因为廉价的能源成本,美国才飞速GDP,成为世界第一大国。

 

可是Distrill在当年属于绝对的“非正常”行业。和今天的页岩气挖矿差不多,异议很大,破产很多。

一个计划经济的集权政府,是否会允许石油业优先发展。我很怀疑古人的眼光。

 

再往后,下一个轮次是汽车和高速公路。

电子和精确制导产品。

互联网和信息技术…………

 

 

从历史上看,我们从未看见任何一个政府首脑“眼光超人”之处。绝对没有任何一个领袖预言到了计算机的崛起。

你问他们“二十年后先锋科技”,绝没有任何一个G20元首说得出。

 

“领袖优先看到F点”,是一个谎言。

 

 

其二,哪怕技术让“领袖”进步了,也不代表需要计划经济。

 

譬如说,最近很多人忧虑“超级计算机”。甚至有人担心,超级计算机会使得中国重回计划经济社会。

 

超级计算机,的确使得政府获得了更高的管理能力。

但问题是,超级计算机也使得“企业”获得了更高能力啊。

政府和企业的实力,依然没有拉开。

 

 

最早的时候,中国“企业”力量极度薄弱。连造手机的流水线都付不起,造汽车还需要“牌照”,统筹资源免得竞争。

可是随着时代的进步,手机连锤子都能造了。

汽车牌照也接近于无。

 

民营企业进一步发展的话,“千亿”级别的项目也可以接单了。

这意味着铁道部都不再需要。此类“大型工程”项目可以完全放开牌照。

 

“超级计算机”并不会使得中国的社会变得计划经济化。

超级计算机,只会使得企业的规模变得更大。

“最佳规模”由过去的数万人,变成百万人级超级大公司。

企业越来越象国家。

 

 

让我们来看,“所有人都看得见F点”,在经济学上意味着什么。

“千亿铁路”,可以由民营建造,意味着什么。

 

(4)有限理性

 

如图,从A点到F点,走最短的距离。而且用最高的效率。

我们坐缆车上去。

只有市场才能造缆车。

 

 

 

七)       结语

 

二年之前,我在青岛海滨。看着小孩子们搭沙丘。

我领悟到“如果领导人的智慧,远远超过民众,则计划经济效率高于市场经济”。

 

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辩,在于;

  • 领袖的智商,并不远远高于民众。

 

 

我们有幸生在这个时代,商界精英人才辈出。

因此,我们可以自己管理自己,自己搭出沙丘。

这才是驳倒马克思的根本理由。

 

 

 

(yevon_ou@163.com,2017年6月21日晚)

 

 

 

 






[1]有一个参考例子,是你妈从小打着你手心,逼你考大学。

你一边哭,一边躲,“我想出去玩”。

你妈发火道,“不行,路我已经帮你选好”。

18岁之前,小孩子的眼界是不如父母的。很多人会说,这是因为幼儿青年论。

其实在统治者的眼中,人民何尝不是幼儿。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yevon_ou,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shuikuw.com/260.html